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的憲政大怪獸

台灣的憲政大怪獸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Monday, 17 March 2014
台南市發生在一九九八年徵收道路疑案,前市長、議長及公務人員計八人被判刑定讞。判決書所陳述有關前議長黃郁文部分,事實頗為明確,他事先以低價收購道路用地,再利用議長身份將市政府徵收土地的預算從六千萬元提升到二億多元,並促使市政府優先徵收其所收購的道路用地,賺取一億多元的差額。有關前市長張燦鍙部分,法官認為他為了「府會和諧」而順應黃郁文的要求,辦理選擇性的徵收,圖利黃郁文。 司法單位可能沒有注意到要徵收那一塊地屬行政裁量權,立法及司法單位都不能過問,若行政措施有瑕疵,應該由監察單位來追究,司法單位該關心的是行政相關人員有否獲得利益。整個調查過程中,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張燦鍙獲得利益,可是司法單位卻以圖利的罪名來判刑。圖利罪是台灣的特產,多數國家並沒有圖利他人的罪名,只要自己沒有獲得利益,就沒有觸犯刑法的困擾。筆者曾經在中山大學擔任四年的總務長,也就是為了避免觸犯圖利罪,裁決了很多不合理的案件,讓廠商損失不少金錢與時間,有些廠商認為筆者故意坑他們,事實上筆者只是在逃避圖利罪的束縛而已。 法官也知道張燦鍙選擇性徵收道路用地是為了「府會和諧」,但他們或許不能體會若是府會不和諧會有什麼結果。早期台灣屬獨裁統治,行政權獨大,立法單位只是花瓶,沒有實際性的功能。權力與腐化是一體的兩面,有了權力就會腐化,當時行政單位是藏污納垢的地方,可是政治民主化之後,情況完全改觀,議會(包括立法院及地方政府議會)變成憲政大怪獸,他們有權無責,又是監察權管不到的單位。他們有言論免責權,可以羞辱不聽話的行政官員,最嚴重的是他們有預算審核權,有能力癱瘓政府。司法單位或許沒有想到,議長都已經低價收購道路用地,若是市政府不徵收,他就會吃大虧,會有什麼反應大家可以體會。 議會(包括立法院)擁有預算審核權是正常民主國家的體制,優秀的議員當然不在少數,他們會下功夫研究預算的合理性,可是不肖的議員也相當多,審核預算的權力變成他們角逐私慾的工具。有些議員對行政單位訛詐不當得利,行政單位若是不順從,他們就大砍預算。他們可以說出很漂亮的理由,表示為人民看緊荷包,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在預算方面下功夫,有人甚至於還看不懂預算。 台灣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議員不能干預行政權,可是台灣的議員常會「烏卒子食過河」,干預行政權,而審核預算就變成他們越權的工具。民進黨執政年代,就出現過藍營立委凍結預算的紀錄,他們要行政單位依循他們的意見施政,預算才能解凍,赤裸裸的干預行政權。在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行政單位介入立法權或是立法單位介入行政權都屬獨裁行為。 當朝小野大時,台灣曾出現過議會砍預算以癱瘓政府的荒謬事件。若行政單位的預算浮編,議員當然可以指出哪一項預算編列不當,只是目前的不肖議員,其目標只是要癱瘓政府,不是杜絕浪費。民進黨執政年代,美國好不容易主動提出三大軍售案,包括維護台海安全的潛艦,可惜預算全部被國親兩黨的立委封殺,今日美國已不賣給台灣潛艦。憲政大怪獸連基本國防都要摧毀,訛詐一些不當得利算什麼? 不肖議員可以利用預算審核權訛詐不當得利、侵犯行政權、癱瘓政府等惡行,他們又不受監察權的約束,唯一能制裁這些惡霸的只有選民,若是選民能以手中的選票制裁亂砍預算的不肖議員,台灣的民主政治才有機會正常化。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