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小蝦米對大鯨魚 黑島青同心圓嚴密組織創奇蹟

小蝦米對大鯨魚 黑島青同心圓嚴密組織創奇蹟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Sunday, 23 March 2014
3月18日晚間9點多,立法院的側門開了一隅,學生們或爬或鑽衝了進去,最後更攻佔了議場,開啟了這次學運,外界有認為是立院駐警鬆懈或被授意,或者定調學生攻佔議場是「突發」的結果,然而一切的陰謀論均不足以解釋,由「黑島青」發動的反服貿號召公民與學生,如何達成逆轉勝,重創馬江體制與國會!

---------------------------------------------------------------------

民報記者唐詩/台北報導 2014-03-22

3月18日晚間9點多,立法院的側門開了一隅,學生們或爬或鑽衝了進去,最後更攻佔了議場,開啟了這次學運,外界有認為是立院駐警鬆懈或被授意,或者定調學生攻佔議場是「突發」的結果,然而一切的陰謀論均不足以解釋,由「黑島青」發動的反服貿號召公民與學生,如何達成逆轉勝,重創馬江體制與國會!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是這次318學運的核心,也是攻佔議場發動者,其中外界較熟知的人物,包括陳為廷、林飛帆、魏揚等戰將,他們在這次學運前的媒體曝光率原本就不低。然而更重要的是,這個讓國民黨政權也覺得頭疼的學運組織,人數雖只有二十多個人,卻能夠帶動數萬名學生主動參與學運並建立秩序,其實它本來行動就難以令人捉摸,這是他們足以「以小搏大」的本錢。

帶動參與 建立秩序

黑島青並不是行之有年的學生抗議團體。2008年抗議陳雲林來台二次江陳會的「零貳社」組織了一批學生,在2012反媒體壟斷運動後,更發展成一個新的學生運動結合形式,他們以自身參與、提倡公共參與,透過一次次社會運動來操兵,其間的決策,從內部二十多人,到外圍,再更外圍,形成如同心圓的進步青年組織,最後帶動上萬人,這和「1985行動聯盟」的白衫軍臨時組織與分工不一樣。

值得注意的是,黑島青基本上是獨自運作,但視議題也和其它社運團體或獨派團體合作,卻不影響決策,甚至是充分掌握整個運動過程的節奏,而不影響抗爭進程和目標。以318的行動而言,黑島青和同時發動抗爭的公投聯盟原本有機會「會師」,但黑島青著重的還是本身對議場的控制,「會師」變成轉移警方焦點的策略運用。

了解黑島青運作的人士說,也許外界會把眼光放在陳為廷、林飛帆、魏揚等人身上,其實黑島青的成員們都能獨當一面,各司其職,有許多的場面是一次又一次的社會抗爭、事後檢討調整計算的結果,在每一次活動形成共識並建立默契,這個學運核心的重心,是「人」,能運作成功,在於對成員的信任與彼此的默契,牽引無限「人民的力量」相挺。

這種默契並不為外界所特別注意,只看到是哪些「學運領導」在發言,這是反將淺碟的媒體一軍。他們在議場前開會,主持會議的人不一樣,甚至坐的位子也會變換,其中皆有玄機。而誰負責哪一項行動,每一個細節都是想過的,經由充分討論溝通;這些習慣若無長期觀察跟隨,事實不易察覺,外界亦不會去了解,卻增加了機動性及不可測性。

各自分工 學習很快

「黑島青」也有類似學長學弟的輩份,但這不意味誰出面、誰就當頭,重點是不同行動有不同的成員操盤、各自分工,在各次行動中擔任「重心」,展現不同特性,使每一次行動兼具效能和決策隱密性,但不論是誰主導,完成行動的目標是一致的;儘管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慣性,他們共同的特色則是,「學習很快」,這使得與他們貓捉老鼠的警方,不易掌握他們的突襲行動。

不少媒體把「黑島青」當成是憤世嫉俗、積極參與的學生,單純是「小孩對大人世界的戰爭」,誠然,學生們的目的純潔,但這種解讀忽略了他們的目標性和策略,以及過程中的沙盤推演之精細;如果不是一次次的經驗累積與檢討,是無法兼顧全面,包括教導其他投入學運、在議場內的學生如何保護自己的法律權益,被抬走時要用什麼姿勢,用什麼樣的方式求救,每一項工作都有其標準作業流程(SOP)。

此外,每一次的行動有單一的目標,但效果都具有延續性,例如公民教育,才能讓行動的精神根深蒂固,這在發動事件之前和之後都被成員充分討論。

「黑島青」也有著強烈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他們不吝和任何人分享理念或做宣示,但若不是成員,就無法了解其決策過程及討論形式,這得看被核心成員認同的程度。了解「黑島青」運作的人士說,他們很會「看人」,從採訪的媒體記者、週邊的社運人士,哪些才是真正跟隨理念的自己人;相同的,不熟悉的記者無法在現場隨便透過一位接近前台的學生,打聽到究竟有哪些人是學運的決策核心。

對媒體迂迴 宣達立場

對於台灣媒體的亂象,以及隨意抹黑的本質,「黑島青」很早就發展反制辦法。

接受媒體採訪是一種策略,但不讓媒體窺知任何決策,發言體系井然有序,主要的訊息透過自己社群網路的經營而出,面對媒體不採取不友善態度(這和外面靜坐的學生普遍對媒體不滿表現於外完全不同),而是宣達立場或迂迴,學生們深知用語將被媒體扭曲弄壞社會觀感,學生們堅定純粹訊息的結果,讓媒體在3月20日開始轉向。

他們對所謂「主流媒體」的特性早就經過充分的討論,早用臉書讓11萬多的粉絲得知最快最正確的訊息;外界從主流媒體可看到關於陳為廷和林飛帆的專訪,卻無法得知靈魂人物們的決策架構與過程,以這次「突發」的學運,其實,團隊至少就醞釀了2週。

除了網路社群的經營,在實體上以校系為單位,透過網路和人際傳播全面佈建傳達訴求,在短時間很快就能夠動用各方的資源,除了可見的食物、飲水、器具,更重要的是認同學生的「人」,從教授、樂團、律師、醫師,不一而足,從動員、編組到提供協助,對「人」的掌握展現高度紀律。

借力使力 政黨變側翼

藍營及部分媒體指稱參加學運的學生被民進黨「利用」,但事實上學運核心很了解如何讓民進黨拉抬他們,使民進黨不但同情更進一步動員,蘇蔡謝游四大天王第一晚坐在一起相挺,這些,可都是借力使力計算過的,學運幾天下來,綠營政治人物與民進黨立委們穿梭議場內外,探視學生,卻也只能尊重學生自主性,他們並不希望政治人物在場內太久,不但派員陪同,還會提醒時間快到了,審服貿被質疑打假球的民進黨,如今倒像是忠實的側翼。

能在場內拿著麥克風發表談話的都是例外,顧立雄謙卑的談關於學生的人身權益如何自保,角色絕非候選人,而吾爾開希、王丹則是因為和陳為廷超越師生的革命情感,王丹一到議場找的第一個人就是陳為廷,而六四經驗的重要傳承可是對天安門廣場上幾十萬學生群眾的掌握與組織能力。即使在外面的濟南路或青島東路現場,民進黨政治人物、學者也都不會偏離他們要的主題,一旦有柯賜海之類的狀況出現,外面的學生動員排除,動作也很快。

也難怪身為學運核心的林飛帆對於場外警力和情勢的判斷精準,「只要外面學生人數夠多,他們(警方)對議場內就不敢動手驅離」。此外還有什麼比民進黨自願動員幾萬人到立院週邊相挺壯聲勢,而不與聞決策要「單純」的呢?

相較於民進黨的鬆散,學生們攻進議場後即構築工事,編組防禦,透過網路對外傳達訊息,警方原以為可輕易攻堅,卻一連四次失手,從警方包圍學生,到學生群眾包夾警察的佈署,這些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國民黨想要輕鬆解決完全不可能,「黑島青」並不是玩假的,是真的用辦法和認同來捍衛民主,從攻、守到學生參與及管理,完全是「獨立建國」。

http://www.peoplenews.tw/news/c2841d38-b722-4ddf-8c45-fe833c6b9457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