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鎮壓學生」 就是江院長的歷史定位

「鎮壓學生」 就是江院長的歷史定位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4/03/25, Tuesday
台灣刻正上演318學運,而在1926年,中國也有個318事件,而且同樣是學運。為了反對八國聯軍的最後通牒,北京大學學生等數千人跑到當時的段祺瑞政府門前請願,結果衛隊長命令驅散遊行隊伍,眨眼之間,44名遊行群眾倒在血泊中,還有兩百多人受傷。此次事件被魯迅稱為「民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

---------------------------------------------------------------------

新頭殼newtalk2014.03.24 文/莊豐嘉

台灣刻正上演318學運,而在1926年,中國也有個318事件,而且同樣是學運。為了反對八國聯軍的最後通牒,北京大學學生等數千人跑到當時的段祺瑞政府門前請願,結果衛隊長命令驅散遊行隊伍,眨眼之間,44名遊行群眾倒在血泊中,還有兩百多人受傷。此次事件被魯迅稱為「民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

昨天(23)深夜到今天凌晨的學生占領行政院事件,行政院長江宜樺下令強制驅離,雖然多人遭到濺血痛毆,水柱噴射,但所幸無人死亡。這是江宜樺唯一比段祺瑞幸運的一點,但除此之外,他的人格和品行,卻遠遠不如段祺瑞。

段祺瑞人稱「六不總理」,一生「不抽、不喝、不賭、不嫖、不貪、不佔」。但他自認,318事件雖非他指使,卻讓他「一世英名,毀于一旦。」不僅趕到現場,面對死者長跪不起,對死難者進行撫恤,而且發誓終生素食,即使重病臨終之際,堅持不葷食。

段祺瑞留下惡名,但願意概括承受,勇於懺悔。江宜樺則是親自主使,且睜眼說瞎話。

江宜樺強調,警察驅離學生,只是拍拍肩,把人給抬走而已,說得一派輕鬆,完全無視多少媒體拍到警察持棍毆打、盾牌當武器戳學生,救護車不時開進行政院救人的畫面。試問,難道拍個肩膀即會造成如此大的傷害? 鎮壓學生,無疑將是江宜樺一生最不可磨滅的標記。

江宜樺如果是被人遮了耳目,是昏庸無能,若只看他想看的報導,那就是剛愎自用,所謂服貿協議是為了台灣好的論調,如何令人信服?

江宜樺拿法治的大旗批判學生,但警察踰越法令的執法作為,卻視而不見,讓國家暴力在民主時代的台灣變本加厲,這樣的行政院長,和勇於認錯的段祺瑞豈能比擬於萬一?

占領行政院學生之行徑是否得當,容或有爭議之處,但學生在現場完全不抵抗的非暴力作為,卻換來政院上級限期清空的命令下,被打得頭破血流的命運。

政大法學教授何賴傑對江宜樺的評論,迄今為止,最中要害,他說江宜樺這次鎮壓學生,必將成為他一生中的夢魘。的確,各國只要是鎮壓學生的政客,絕不會遭到原諒,很少有好下場;執行鄧小平政策的李鵬,六四事件永遠是他甩不掉的最大汙點。

江宜樺用國家暴力給學生上了一堂寶貴的課,也讓台灣人驚覺民主法治倒退回戒嚴時期的可怕。歷史不會因為巧妙的說謊而被掩蓋,馬英九為了追求歷史定位,汲汲於進行統一大業,但作為馬前卒的江宜樺,從自由主義學者搖身一變為濫用暴力的威權惡吏,這才是歷史最諷刺之所在,也是江宜樺的歷史定位之所在。

http://newtalk.tw/news/2014/03/24/45636.html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