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中國心踐踏台灣情

中國心踐踏台灣情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03/31, Monday
針對三十日學運團體號召群眾走上凱達格蘭大道的問題,馬英九於二十九日下午六時舉行記者會。在大家的印象中,以前的野百合學運快速落幕,但太陽花學運的落幕則遙遙無期,因而有記者詢問馬英九兩個世代學運的差別,馬英九答非所問,表示野百合學運年代,台灣還未進入真正的民主政治,但今日台灣的政治已民主化,人人都可以表示意見,但必須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日前也有記者詢問江宜樺同樣的問題,他表示,兩個世代的訴求不同,發生的方式也不一樣,一個是在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一個是攻占立法院議場讓國會停擺,然後要求政府必須答應某些條件之後,才願意交還國會議場,所以他不認為兩個世代的學運一樣。 馬英九以時間背景來區隔前後兩代學運的差異,江宜樺則以地點來區隔,兩人都表示認同野百合學運,反對太陽花,然而若是將兩個世代學運的時間與地點對調,相信兩人的說法必然不同。江宜樺自己並沒有中心思想,他只是跟著馬英九的調來唱,馬英九的主張就是他的中心思想,所以只討論馬英九的心態就代表馬江思想。有一點可以先肯定的,若是今日由李前總統執政,在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很快會圓滿解決,沒有「時間」與「地點」的問題。野百合學運年代,若是由馬英九總統執政,還是一樣打壓,他不可能尊重學運的訴求。 野百合學運的訴求是改選萬年國會,事實上其中心思想是終結外來政權的殖民統治。李前總統有深厚的台灣情,其中心思想是要建立本土化政權,當然會接受野百合學運的主張。相對的,現任總統馬英九只有中國心,缺乏台灣情,他支持中國法統勢力殖民統治台灣。他現在嘴巴說支持學運,這是天大的笑話,當年本土勢力在推動「終結萬年國會,人民直選總統」時,他站在哪一邊?他積極捍衛中國法統勢力殖民統治台灣,反對「終結萬年國會,人民直選總統」。他會支持中國主導的學運,如當年的保釣運動,不會認同台灣本土化的學運,他不只打壓目前的太陽花,也排斥昔日的野百合,只是當年他不是執政者,沒有權力發動軍警打壓學運。 一般民眾反對服貿協議是因為它會使台灣小本經營的服務業瓦解,服務業的市場侷限在台灣,競爭的人增加,獲利就減少,若出現大企業家的連鎖經營,小本生意的服務業就會瓦解。真正在服貿協議獲利的是兩岸的大企業家,他們可以到對方開拓新天地。中國的市場大,面對台灣企業家的入侵毫無影響,台灣的市場小,小本經營的服務業面對中國企業家的打壓會紛紛倒閉,原來的小老闆就變成中國企業家的「台勞」。 上述只針對一般民眾的立場思考,若談國家主權問題,服貿協議才是大災難,中國企業家獨佔台灣服務業市場是中國「經濟統一」的第一步,完成「經濟統一」之後,「政治統一」就水到渠成。目前若是李前總統執政,他會積極抗拒中國的併吞,不可能會出現服貿協議,也不會有太陽花學運,就算出現學運,也會快速落幕。現任總統馬英九的立場剛好相反,他積極要完成上一代「化獨漸統」的遺願,當然會催生促進「統一」的服貿協議。 野百合學運是要終結中國法統勢力的殖民統治,太陽花學運則是抗拒中國的併吞,兩次學運都是李前總統所認同,現任總統馬英九所抵制。目前馬英九堅拒退回服貿協議,其他項目可以商談。顯然的,對於中國的「統一大業」他不會讓步。在記者會上他堅決否認賣台,他沒有說錯,對他而言,台灣不是用「賣」的,而是免費奉送。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