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學運成為馬王戰爭的新戰場

學運成為馬王戰爭的新戰場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04/07, Monday
反服貿學生自三月十八日占據立法院以來,王金平於四月六日首度回到議場,他於十一時十五分進入議場探視學生,逐一向議場前方靜坐區、工作人員區的學生致意。王金平表示,在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未獲共識前,考量整體社會成本,他秉持院長職權,鄭重宣示: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的協商會議。王金平依照自己的模式處理學運,不只沒有被馬英九牽著鼻子走,還將他邊緣化。 四日在立法院值勤的警察全部配備鎮暴裝備,網路盛傳警方將於當晚以武力驅散學生,大家將矛頭指向王金平,認為他已經屈服於馬英九的淫威,同意馬政權驅離立法院內的學生。有關網路上的傳言,府院都加以否認,不過學生及支援學運的民眾還是加強戒備,只是一晚下來,警方並無驅離的動作,讓一般人感到訝異,既然不準備驅離,警方何須換配備? 基於中國的因素,馬政權在其他方面可以遷就,唯獨服貿協議不能讓步,但學生佔據立法院的問題又不能不解決,馬政權乃多方面下功夫,以處理學運問題:第一個動作是發動各界反制,包括動員黑道威嚇,只是效果不佳,因為馬英九相當孤獨,能動員的人數與參加學運的人差距太遠,功效有限,黑道出面更產生反效果,得不到台灣人的認同。 馬政權的第二個動作是透過各種管道抹黑學運,由媒體抹黑的部分起不了作用,因為台灣媒體的公信力有問題,多數民眾不相信。在造假方面也都被拆穿,有「假家長」到立法院找女兒,可是過了沒多久,卻被發現該「假家長」與張安樂團隊在一起,諸如此類的騙局太多,失去公信力。在網路抹黑方面,中國國民黨在網路的應用遠不如學生團體,這個仗打起來馬政權還是佔不了便宜。 對付學運的第三個動作是在法治的議題上下功夫,宣傳台灣已進入民主體制,應依民主程序處理公共政策,學生對抗制度,更耽誤國會立法,缺乏正當性。只是學運一開始,就已經說明馬英九利用黨紀左右該黨黨籍立委,行政首長控制立法權已屬獨裁政治。馬政權更依恃過半的立委席次對抗主流民意,已屬多數暴力,學運乃從事體制外運動,以最溫和的態度推動「柔性革命」,來對抗獨裁政權及多數暴力,當然有其正當性。 馬政權對付學運的各種手段成效有限,他們認為直接驅離的效果最大,只是連蔣家獨裁政權都要表態尊重國會,馬政權若指揮警察攻入立法院,會引起太大的震撼,有可能造成馬英九下台,所以驅離學生必須要有替死鬼犧牲以保馬英九,馬英九想到的最佳的替死鬼人選當然是王金平,一則馬王戰爭還在持續中,能藉機除掉王金平可算是一石兩鳥;一則王金平是立院龍頭,由他清理立法院的學運,比較有正當性。 學生佔領立法院的第一個時間王金平就說明它是治安問題,不是立法院內部的問題,表態不適合由他動用警察權,因為院內的警察只處理院內事務,馬政權又不能動用其他單位的警察進入立法院清場,對學運束手無策。馬英九為了處理學運問題,快速召集副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協商,意圖在協商會議當中裁決由王金平負責立法院的學運,此舉相當陰險,若沒有驅離學生,是王金平失職,若驅離,王金平就成為箭靶,只是王金平婉拒「鴻門宴」,理由是學運並非行政院與立法院的糾葛,不宜由兩院的協商來解決問題。 馬英九一方面準備就緒,驅離學生,一方面在該黨內部放出風聲,表示王金平偏向反中國國民黨勢力,袒護學生,意圖以政黨的力量對王金平施壓。王馬已撕破臉,王金平不會理會馬英九,但黨內的聲音不能不聽,因為他還要在該黨內部建立政治版圖。馬英九此招的確將了王金平一軍,只是王金平並未就範,還是拒絕當箭靶,因而公開宣佈,依據立法院法制室的解釋,外面的警察進入立法院處理治安問題,只照會立法院長就可,不必院長同意,此說辭等同公開宣告若有警察進入立法院驅離學生,是馬團隊下的命令,與王金平無關。 馬英九之痛是不能以王金平為箭靶來解決學運問題,因為王金平已經不受中國國民黨指揮,當初若不是因馬英九個人的因素而撤銷王金平的黨籍,今日就可以用「黨紀」逼王金平就範,今日王金平已經沒有「黨籍」好讓考紀會撤銷,馬英九當然不能左右王金平,真的人算不如天算。也因為如此,王金平不只不當箭靶,還扮演好人,壞人還是留給馬英九自己當。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