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代議士政治如何走下去?

代議士政治如何走下去?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Tuesday, 08 April 2014
立院後門的青島東路從來沒有這麼有活力過!二十餘天來學生們日夜演講抒發民主與未來的想像,燈光下的帳蓬上演一場又一場街頭民主,相較於烈火青春燃燒出太陽花傳奇,立委只能守候議場門口,議員只能守街頭攔西刀瓜,更別說總統只剩九趴支持度,兩大黨支持度三成上下擺盪。政治人物低支持度下,學生運動卻能在不同民調公司同樣獲得逾五成支持。現在,當學生走出議場,真正的代議士重返國會,大人的支持度能超越孩子們嗎?台灣代議士政治下一步還走得下去嗎?

回首近年立院重大爭議,包括:公投立法、核四事件、美牛爭議、地政士法覆議、農漁會法覆議、治水條例、地方制度法修正、服務貿易協議等等,上述爭議每一件都逼得立委全武行潑水互咬占主席台、打架掛彩卻仍無法取得共識。立法院屢被嘲諷為「行政院立法局」,執政黨雖有優勢人數,但幾乎場場都「祭出黨紀」來貫徹總統閣揆意志。「祭出黨紀」正是對當前民主的嘲諷,代議士甘願被「黨紀」挾持,無法依選民或立委其自由意志來投票,這樣含淚聽從黨意投票的代議士政治從中央國會到地方議會每每如此,「祭出黨紀」四字天天都見諸報端,甚至成為立委言行不一的藉口。

回首台灣民主史,1989年解嚴後第一屆增額立委選舉、1991老立委走出議場後,代議士政治在台灣23年應該日臻成熟才對,但,國會雖有民主投票型式,設有最先進的電子表決機器,可惜的卻欠缺民主實質內涵,封建得每一案件均依上級意志來配合行政權,代議士制度及表決器彷彿是裝飾品。代議士制度代表的是接受選民付託,應該是接受選民意志的表達才是,但當代議士無法依其自由意志來做民主決策時,台灣的代議士政治還能獲得人民信任嗎?

學者艾塞默魯和羅賓森在其《國家為什麼失敗》書裡分析古往今來世界各國發展,發現自然條件相彷的國家總因菁英及人民的抉擇而有南轅北轍發展,他們認為多數成功的國家是採「廣納型政經制度」,例如美、英等國採「廣納型制度」而讓國家漸進良性循環(頁346),反之,「榨取型制度」Extractive則因決策封閉形成惡性循環,即便短期有假像經濟成長卻仍無法持久。馬金體制真該看看這本書,當學生走出立法院之後,可以想見,馬金還會繼續其宮廷鬥爭,一次又一次對代議士「祭出黨紀」遂其所願,民代們持續在黨的緊咒中噤聲,中國則持續以其權貴資本主義收買紅頂商人,台灣的政治運作愈來愈符合學者研究的「榨取型制度」愈走愈狹窄!相較於孩子們在國會裡大玩審議式民主、賤民區大反攻,台灣的代議士政治要如何走下去呢?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16 April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