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島嶼天光了嗎? 警方欺騙技倆20年如一日(高成炎)

島嶼天光了嗎? 警方欺騙技倆20年如一日(高成炎)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Monday, 14 April 2014
蘋果日報11日頭條:黑潮凱旋。學運總指揮說:我們懷抱理想而來,現在承擔責任而去。在進佔立院24天後學生於4月10日下午6點出關,準備下鄉傳播理念。反服貿學運黑潮,在七成民眾肯定之下暫時畫下「逗點」。而在320至410這二十一天,我帶著我的學生及環保聯盟的志工們,在議場四周忙著簽署民間版核四公投提案連署書,330大約有五千份,410大約有兩千份。這二十天應有一萬份,那麼就快七萬了,只差三萬份就可過提案門檻了。

---------------------------------------------------------------------

民報 文/高成炎(台大資訊系教授) 2014-04-13

蘋果日報11日頭條:黑潮凱旋。學運總指揮說:我們懷抱理想而來,現在承擔責任而去。在進佔立院24天後學生於4月10日下午6點出關,準備下鄉傳播理念。反服貿學運黑潮,在七成民眾肯定之下暫時畫下「逗點」。而在320至410這二十一天,我帶著我的學生及環保聯盟的志工們,在議場四周忙著簽署民間版核四公投提案連署書,330大約有五千份,410大約有兩千份。這二十天應有一萬份,那麼就快七萬了,只差三萬份就可過提案門檻了。

410黑潮退潮,我像賣民主香腸的老人一樣悵然若失,由衷希望公投護台灣聯盟所發起的保住立院正門廣場的抗爭能夠成功。近十一點我們連署攤撤攤後,我也離開了。半夜在電視上看到中正一分局方仰寧分局長說,因現場人多今夜不強制驅離濟南路及立院正門口的群眾,也看到蔡丁貴教授受訪時發言肯定方仰寧。五點時,在慶幸立院正門廣場總算守住的心安下才睡去,沒想到七點多電視上的畫面是立院正門已淨空,蔡丁貴受傷送醫。十點多到台大急診室,蔡教授躺在病床上沉睡,希望無大礙。我想蔡教授最憤怒的是被方仰寧今夜不驅離的話騙了。在抗爭一夜後,他心身俱疲,沉沉睡去。

不由得想起二十年前的410夜晚及411清晨的故事。

1994年4月初,我擔任召集人、中研院李鎮源院士擔任榮譽召集人的「廢惡法行動聯盟」正與「OURs都市改革組織」發起保護國民黨舊大樓古蹟的活動,而410前一兩週都在景福門旁的古蹟前(今張榮發基金會大樓)靜坐,希望能夠保留下這一棟與總統府同樣設計師、同樣建材的日本赤十字會舊址的古蹟。

四一零教改大遊行走完全程後,我又到景福門旁古蹟前靜坐。大約晚上十點半,中正一分局吳振吉副分局長跑來對我說:高教授,遊行整天又在此靜坐這麼久太辛苦了,早點回家休息吧!我想也是,就回家去了。沒想到不到半小時,留守現場的學生阿丹打電話給我,大叫說他們太卑鄙了,四部怪手從後門進入,已經在拆除古蹟了。我聽後趕快打電話給地下電台,呼籲聽眾前往古蹟現場,又打給葉菊蘭、洪奇昌兩位立委及周柏雅議員,就搭計程車趕到景福門旁古蹟現場。在已成廢墟的古蹟及抗議的數百名群眾間站著全副武裝的鎮暴警察。群眾除了叫罵抗議之外,也有人向警察丟瓶裝水。我到場後,馬上搶過「銅罐仔」開來的宣傳車的麥克風,要求前排的群眾坐下,並不時高喊和平,以阻止警民的進一步衝突。經過幾小時的努力,場面總算控制下來。天光了,在滿地磚瓦文物的廢墟前,升旗台上我看到了倒掛的青天白日旗。國民黨中央黨部倒了,國民黨黨國體制的象徵也「倒」了。

早上八點左右,我對旁邊的一位計程車司機說我要坐計程車到貢寮。因為我十點要與趙國棟鄉長開會,張國龍教授也會到,我們要討論即將舉辦的貢寮鄉民核四公投。此即全國第一次官辦公投,522貢寮核四公投的由來。開車的計程車司機紀先生堅持不收我計程車錢,我也一頭栽入「核四公投」的運動中,二十年了,我正在努力「你是否同意核四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的全國性公投提案人名單的收集中,我們需要十萬份,而已快七萬份了。

1994年411案,我被以「首謀」名義判刑三個月,20年過了,警方欺騙如故,公投似近還遠,KMT依舊獨裁統治。島嶼天光到了嗎?或者依舊長夜漫漫。面對組成「自由台灣陣線」力主留在立院廣場監督服貿而受傷的蔡教授,我茫然了,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17c0e23-6280-48dc-8962-ffad3dc336ca

Last Updated ( Monday, 14 April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