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孰令英雄變走狗?

孰令英雄變走狗?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04/14, Monday
只要不牽涉政治,人民對警察還是相當尊敬,因為警察的工作是維護納稅義務人生命財產的安全,捍衛正義,因而正常的警察在人民的心目中是「英雄」。即使警察執行職務乏善可陳,人民還是一樣尊敬,不會因小瑕疵而破壞警察的英雄形象。甚至於有人因不瞭解警察的失職,還是一樣支持警察,例如黑道白狼及中國國民黨發起的民眾到立法院威脅學生,警察並沒有因為他們違反集遊法而舉牌通知解散,讓白狼及中國國民黨聚眾在立法院叫囂四個小時。當民眾向台北市政府抗議時,市政府竟然回答,黑道白狼等群眾是「路過」,不是集會遊行,對警察縱容黑道,民眾也不深加追究。 依憲法,人民有集會遊行的基本人權,可是中正一分局分局長公開表示不准公投盟申請集會遊行,讓民眾有理由比照白狼及中國國民黨群眾也到中正一分局「路過」一下。白狼及中國國民黨群眾可以「路過」,支持學運的民眾當然也可以,造成千人聚集在中正一分局抗議。本來抗議的民眾有其正當性,可是一般人不瞭解前因後果,造成多數人還是挺警察,由網路的信息可發現多數人聲援警察,譴責「路過」的民眾,因為多數人將警察定位為英雄,未經查證,就認定警察是對的。 既然民眾將警察當作「英雄」,可是三月二十三日晚上警察的表現卻被多數人當作「魔鬼」,他們對手無寸鐵的學生棍棒交加,而且是有計畫的施暴,警察手持盾牌圍成外面看不到的區域,警察將民眾拉進盾牌圈裡面,送出來時已遍體鱗傷,這並非臨時起意,而是有計畫的攻擊模式。最離譜的是台聯女立委周倪安穿著立委的服裝在現場勸阻警察攻擊女學生,自己反被拖進盾牌圈內以棍棒攻擊,造成重傷。 保護納稅義務人,捍衛公權力者是「英雄」,可是為統治者排除異己者則為「走狗」。統治者訓練「走狗」的第一步是讓「走狗」仇視被追擊者,警察執行職務的基本原則是不能將群眾當仇人,可是統治者訓練「走狗」的方式是想辦法讓警察將民眾當作仇人。三二三警察施暴後,警察單位公布警察受傷的人竟然遠比民眾多,這數據讓人傻眼,因為民眾手無寸鐵,警察卻是棍棒加盾牌,除非警察打警察,否則不應該有這種結果,後來醫療單位揭發官方的陰謀,原來整車送到醫院的警察並沒有受傷,卻硬要看診,表示骨骼受傷。這種栽贓手段看似小事,事實上這是很可怕的事。一般人或許不會關心,但警察及眷屬會很留意,讓警界誤以為群眾相當兇惡,有機會碰頭時要先下手為強。 統治者培養「走狗」的第二步是施惠,讓「走狗」以為「主人」很照顧自已。馬英九一向表示尊敬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可是陳雲林第一次來台時,有民眾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子去歡迎,警察不只撕毀旗子,還痛毆民眾,這些警察應該移送法辦,一則傷害民眾,一則損毀國旗,可是馬政權不只沒有處分施暴的警察,有人還因此升官,它對警察暗示,可以好好的修理一下群眾。統治者指揮「走狗」咬人未必要明講,只要在走狗咬人之後加以獎勵,就會讓「走狗」狂咬對手。 警察也很可憐,他們本來可以當「英雄」,可是遇到違反公義的統治者卻將他們當「走狗」看待,只是有些「走狗」並不知道自己是「走狗」。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