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硬beh製造學生kah警察對衝的局面,可惡!

硬beh製造學生kah警察對衝的局面,可惡!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南衡   
Friday, 18 April 2014
三月十八,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所掀起的「日頭花運動」,頭一晚警方發起四五擺的攻堅無成以後,事實上一直到四月初十光榮退場Chit二四工議場內外的學生群眾,一直kah警察和平相處,學生群眾原本tio̍h m̄是警察的冤仇人。 唯一有衝突的三月二三暗,學生群眾佔領行政院,第二工透早天未光,政府thiau工派鎮暴部隊驅散的時用強力水柱chōaⁿ人、用金屬警棍kah盾牌kā手無寸鐵和平的學生群眾拍kah流血流滴,就是beh激in以暴還暴。真可惜學生群眾雙手夯懸懸表示無抵抗,想beh製造暴民的意圖煞無達成。一位中年人用身驅阻擋警察的盾牌,Hō͘警察拖去後壁修理,原本beh誣賴伊是「暴民」,真歹勢,伊是誠溫和的哈佛大學博士、中央研究院研究員黃崇銘阿伯。   學生群眾佔領立法院內外,馬英九總統beh迫立法院長王金平向行政院討救兵、thang派鎮暴警察去強勢驅離,若發生流血事件,是王金平院長的責任。所以邀請王院長三月二十一早起去總統府開院際協商會議,hō͘王院長拒絕。無人想tio̍h四月初三早起王院長會chhōa立法院各黨頭人入去議場,以立法院長的職責答應學生佇「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立法進前,伊bē作任何有關服貿的協商。學生接受王院長的善意,決定四月初十下晡撤離立法院議場,hō͘日頭花學運有一個完美的光榮退場;用心計較beh愛學生群眾kah警察兩台火車對衝,才好誣賴和平的學生是暴力的中國國民黨政府,煞感覺是hō͘王金平院長出賣去!   聚集佇立法院頭前由蔡丁貴教授chhōa頭的「公投護台灣聯盟」,原本中正一分局答四月初十暗bē驅離,無疑誤十一透早六點,趁逐個攏猶teh睏眠中強力驅離,惹人受氣。Koh違憲講「公投盟」一再違規,不准而且永遠不准in koh佇行政院邊仔已經佇hia兩千工的濟南路集會。目的是beh惹學生群眾受氣。果然,十一暗有千外人去中正一分局頭前抗議,唱聲分局長方仰寧落台。Chit遍有效果囉,有人送花去慰問、鼓勵方分局長,隨時製造輿論講:反警察就是反體制就是反政府就是「暴民」。第二工煞講「公投盟」的申請照准。Koh去查警方認定是十一暗chhōa頭的台大學生洪哲晏的底柢,發現伊舊年有參加以警察眷屬為主的「警聲會」,去立法院抗議,支持警察組工會,捍衛警察的勞動權。那會按呢?   四月初十,交通大學校長吳姸華講「無kā學生教好,向警察會失禮。」第二工為伊的失言公開道歉。逐個無注意伊講的另外一句話:「我感覺上好笑的是學生叫警察保護in。」警察保護人民是職責,有啥好笑?吳妍華校長會講chit款話才是好笑,悲哀!伊心肝底所想的敢是:學生kah警察應該對立衝突才tio̍h?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