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阿扁是「歷史共業」下的棄卒?

阿扁是「歷史共業」下的棄卒? PDF 列印 E-mail
2008/10/17, Friday

陷入疑似海外洗錢風暴的前第一家庭,由於會計陳鎮慧、辦公室主任林德訓、卸任調查局長葉盛茂及「國舅」吳景茂分別遭到收押禁見,使得這樁備受朝野側目的案件,儼然已經進入緊鑼密鼓的收網階段。

對於最高檢察署特偵組及台北地院的一連串大動作,除了陳幸妤偶爾高分貝大喊不公不義之外,錢總統阿扁也透過全國走透透方式,利用地方電台或小型集會表達胸中塊壘;然而,父女倆的大吐苦水行止,相較於泛藍勢力排山倒海似未審先判氛圍,加上檢調單位疑似押人取供及洩漏偵訊內容給予媒體炒作行止,相信凡是稍有法律常識及是非判斷者,必然會對國民黨本質更加反感!

政黨再輪替後的執政黨表現,較諸民進黨「新手上路」時更加慘不忍睹,幾乎已到荒腔走板的地步,本當反求諸己自省或改弦易轍修正路線;但是,令人訝異的是執政當局透過立委洪秀柱、邱毅之流肆無忌憚爆料,司法單位幾乎無線上綱的辦案方式,在在呈現台灣危機重重、人人難以自保,彷彿已經重返兩蔣威權時代!弔詭的是,身為在野的民進黨,對於前主席阿扁慘遭圍剿的際遇竟是袖手旁觀,有人甚且冷嘲熱諷以所謂的「壞帳」形容之,如此冷血和冷處理的態度,不得不令人深感心寒。

或許,台灣人的本質就像李鴻章所指「男無情、女無義」!也正如俗諺所謂「大限來時各自飛」!然而,就算是果真如此毫無人情義理,迫不急待想與阿扁劃清界限切割到底,至少也該傾聽一下當事人的辯白;縱然阿扁家族藏匿於海外密帳鉅款將移撥為「台獨建國基金」之說難以令人信服;但阿扁在台北市長任內的表現有口皆碑,其後在公元兩千年幫民進黨拿下空前的執政機會,這都是無法抹煞的事實,任何想與阿扁切割或過河拆橋者都該冷靜省思。

其中,阿扁本人在九月三日召開「國務機要費案說明記者會」上的陳述,尤其值得各界回味,因為這是特偵組與當事人攻防之所在!依照阿扁解釋:蔣介石亡命來台後即編列有「機要費」與「特別費」兩科目,到了一九六三年在冠以「國務機要」科目,顯示其「確具有機密費與特別費之性質」,而他自就任總統以迄二00六年八月底的國務機要費須有領據(發票)列報核銷期間,是支出超過收入一千兩百四十四萬多元,藉此呈現與馬英九之市長特別費案異曲同工處;但不被檢方採信,以致愈演愈烈而身陷重圍,如果阿扁這關難以過關,則其餘前朝綠營政要也難倖免逃過此一「歷史共業」之劫數。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