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棍棒之下的媒介

棍棒之下的媒介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簡余晏   
2014/05/07, Wednesday

台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文林苑案、大埔案、華光社區拆遷案、行政院驅離學生、反核占領忠孝西路多項群眾事件時,警方數度公然阻擋記者採訪拍照,出具採訪證員警刻意以警棍伺候,甚至噴水破壞昂貴機具。另一方面,員警在上班時間假扮「網友」,以「網軍」身份進入網路世界充當「網路抓耙仔」、「網路寫手」粉飾太平企圖引導言論,這樣傷害輿論自主、新聞自由的事件傳出後,警政署才坦承保二有這項公文而且還是長官下令。

上述兩件事即便是剛解嚴後,群眾事件蓬勃發展的台灣也未曾發生!以最嚴重的警民衝突1988年520農民事件為例,憲兵警察鎮壓爆發嚴重警民流血衝突,當年在最後一任軍人轉職的警政署長羅張指揮下,記者們只要拿出採訪證仍可安全採訪,不會被毆打阻撓,也因此讓當年的血腥鏡頭得以留存至今,沒想到,警察已國家化這麼多年,記者的採訪權卻反而比26年前退步?現在只要拿出記者證反而會被員警刻意毆打排除採訪!

國際組織「自由之家」曾把諾貝爾的金色肖像用黑色膠帶貼住嘴吧(上圖,摘自自由之家2012年網站),以此形容中國對國內外媒介的干預,曾幾何時,台灣的政府也開始用各種方式讓媒體「封口」!先是透過股權移轉讓資本家操控,讓媒介為特定政權塗脂抹粉,接著在群眾事件場合,刻意針對記者噴水阻撓採訪,或者從天橋上驅趕記者破壞鏡頭讓媒體無法拍攝到警察毆打人民的血腥畫面,媒介在民主政體內原本扮演的監督政府的政策討論園地,但在獨裁國家內則是政府文宣工具,而現在,台灣正展開一項世間罕見的媒介倒退,從第四權的無冕王轉為威權政權的「傳聲筒」,棍棒下的媒介記者還能憑正義感發出天空真實的聲音嗎?

媒介在正常社會應該是什角色呢?米爾(John Stuart Mill)在《論自由》裡捍衛媒介自由,主張公眾間不同想法的競爭有助於人民瞭解優缺點找出真相。政治學者羅伯道爾主張民主制度裡媒介是重要角色,媒介應作為民主機構正當運作的「先決條件」,媒介重要功能是「監視者」「第四權」,有自由的媒介才能讓濫用權力者受公共監督,道爾提出大規模民主所需要的六項制度中強調言論自由,而且還要有「不受政府控制的信息來源」,才是真民主。

從羅伯道爾的標準來看,我國媒介正在從民主制度轉而成為威權體制的分水嶺上,領薪水的員警用稅金購買器材程式去網路製造假言論,員警公然打記者以避免真相外流,在在顯示民主倒退,再加上部份媒介股權移轉,資本家以權貴資本主義控制媒介言論,台灣的媒介特徵己漸從獨立的第四權,轉而成為統治者使用的工具,不再是一般人民的公眾論壇,甚至可能退化成為特定力量的「傳聲筒」!

這段期間以來,記者團體不斷疾呼政府應訂定「保障新聞記者採訪權處理原則」,包括:不可阻撓、阻隔、干預、驅離、逮捕、暴力對待記者,但這些其實不需要立法,在解嚴後早就存在的記者採訪權已逐步喪失,取而代之的是政府與警方藉口阻撓,全套戒具的霹靂員警不再抓歹徒,而以棒打記者民眾為主要工作,員警並系統性地以隊形、分工阻擋真相,當記者必須以肉體之軀流血才能報導真相時,棍棒之下的媒介也宣告台灣的民主已流血倒退。

最後更新 ( 2014/05/30,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