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兩個世界 分裂台灣

兩個世界 分裂台灣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Monday, 12 May 2014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出席新同盟會成立二十週年慶祝大會致詞時批評太陽花學運與五四運動完全不同,它並不是學運,而是暴力,他表示,「這次所謂的太陽花學運,不是學運,他們攻占了立法院、行政院,這是政變,這是暴動!把過去六十年來建立的民主聲譽,破壞無遺,我個人感覺非常痛心」。 站在中國人的立場看,「五四運動」是很成功的學運,它以「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為訴求掀起很大的風浪。在他們眼光中,太陽花學運當然不是一般學運,因為它要對抗的就是中國以及在台灣的中國勢力。然而在台灣人的眼光中,太陽花學運是極為成功的學運,它極為溫和,並沒有像五四運動出現焚燒房子、毆打官員的紀錄,但其性質倒有幾分類似五四運動「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精神。 北京政權併吞台灣的政策從未改變,他們目前的策略是先推動「經濟統一」後再執行「政治統一」,而「經濟統一」的捷徑就是使台灣的經濟寄生在中國。北京政權與馬政權聯手,將經濟活動集中在中國,形成台灣人靠中國吃飯,中國併吞台灣的腳步已相當接近,北京政權及馬政權雙方因而積極推動ECFA及服貿協議,促使台灣的經濟寄生在中國,太陽花學運的引爆點就是要抗拒「一中經濟」。 郝柏村說「把過去六十年來建立的民主聲譽,破壞無遺」是錯得離譜,台灣的確曾經走入民主社會,但馬英九一上台則全部翻盤,因為他又恢復「以黨領政」的黨國體制,以「黨紀」控制中國國民黨籍立委,該黨國會議員席次又過半,造成馬英九可以掌控國會。希特勒執政時代也一樣有民主制度,他所有權力也都是國會所授予,但他還是被定位為獨裁者,因為納粹黨有能力控制國會。馬英九與希特勒完全一樣,行政首長有能力左右掌控立法權的國會,兩人都是獨裁者,太陽花學運就是對抗獨裁者的民主運動。 太陽花學運一方面從事對抗獨裁者的民主運動,一方面阻擋獨裁政權與北京政權結盟推動「經濟統一」,更進一步形成「政治統一」。顯然的,太陽花學運與五四運動「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訴求相當接近。前些日子新黨號稱推動「新五四運動」顯得不倫不類,若是要「外爭主權,內除國賊」就該抗拒北京政權的併吞,討伐與敵人勾結的獨裁政權才對,他們做的剛好相反。所以會出現這種矛盾,是因為他們屬中國勢力,不認同台灣,不會以台灣觀點論是非。一個小小的台灣,竟然出現兩個世界,一個台灣人的世界,一個屬中國人的世界。 中國人一向不能接受台灣人執政,當台灣人執政時,他們覺得「造反有理」,若由中國人執政,他們就要求人民「守法」,不能反對政府。郝柏村就是站在中國勢力的立場看太陽花學運,目前由中國勢力的馬英九掌控政權,雖然屬獨裁統治,但還是不能容忍台灣人與中國勢力掌控的政權對立。雖然太陽花學運有正當的訴求,又極為溫和,中國勢力還是將它歸類為「政變」、「暴動」。 二〇〇〇年及二〇〇四年總統大選後,中國勢力選輸了就暴動,郝柏村說了什麼?為何不提一下「民主」的問題?所以稱他們為暴動,是因為他們的群眾運動只為了對選舉不服輸,沒有正當理由,而且有暴力行為,會攻擊他人。他們所以會發起暴動,只因為台灣人即將執政,中國勢力不能接受,就變成「造反有理」。那些暴動與太陽花學運有天壤之別,後者不只有正當的訴求,且極為溫和,即使受到挑釁也不會反擊。前者為了對選舉不服輸而走上街頭,且有暴力行為。 中國人不認同台灣並非始自今日,從蔣家執政開始就如此,當年中國國民黨政權在台灣實施殖民統治,要台灣人陪著他們「反共」,因為中國共產黨是他們的「政敵」。可是當台灣人李登輝執政時,中國勢力立刻由「反共」變成「親共」,中國共產黨雖然是「政敵」,卻是「同胞」,台灣人雖然與中國勢力同甘共苦,卻是「外人」。台灣人可以包容中國勢力,在他們執政時都沒有「造反」,可是中國勢力完全容不下台灣人,只要台灣人當家,他們必定「造反」。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