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活動快訊 arrow 519 遙祭詹益樺

519 遙祭詹益樺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Tuesday, 20 May 2014
1989年5月19日,鄭南榕烈士的喪禮進行時,長期為著台灣底層奔走的社運人士詹益樺自焚而死。他本著「拚將一死酬知己」與「向風刎頸送公子」的精神,兩次打火機點不著仍三度點起打火機,終於引發了熊熊大火覆没了他的身軀,詹烈士就隨著鄭烈士而去了。這件事當年引起大轟動,但至今卻少人提及,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

政治社會
519 遙祭詹益樺
人氣指數 2647
廖千瑤May 19, 2014

1989年5月19日,鄭南榕烈士的喪禮進行時,長期為著台灣底層奔走的社運人士詹益樺自焚而死。他本著「拚將一死酬知己」與「向風刎頸送公子」的精神,兩次打火機點不著仍三度點起打火機,終於引發了熊熊大火覆没了他的身軀,詹烈士就隨著鄭烈士而去了。這件事當年引起大轟動,但至今卻少人提及,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平心而論,鄭南榕是政論作者、雜誌老闆,也是街頭運動中著名的籌劃者與決策者,是第一個為台獨自焚的烈士,他的遺孀也持續參與政壇,因此鄭南榕確實擁有比較大的知名度。然而物換星移,二十五年後的台灣,連鄭南榕都快被台灣社會徹底遺忘,詹益樺的事蹟,也就更少人知曉了。

詹益樺學經歷很平凡,按照台灣社會的習性,這類的人通常非常保守,對政治逃避,但詹益樺不然。他徹底對國民黨失望,主要來自其慘痛的親身經歷。詹益樺1985年年底就開始為尤清助選,但那時候他對國民黨仍然抱有一絲希望。直到1986年12月他參加接機許信良,慘遭軍警非法逮捕與非法痛打,全身是傷,開始看透國民黨。之後更因為被抓,沒辦法請假,就被國民黨黨營的電梯修護公司抓到理由把他攆走。

詹益樺被逮捕痛打,這是國民黨旗下的軍警對集會權的輕蔑;詹益樺被惡意開除,這是國民黨旗下的黨營事業對工作權的褻瀆。一般人只要遇到這種事情一次,就會對政治改革運動打退堂鼓,但是詹益樺不然。他不但不退縮,更自此立志徹底反對國民黨,因為他充分了解到國民黨是一切問題的根源。1988年520事件,詹益樺一夫當關,拆下立法院的招牌,丟在地上猛踹,痛快地表達了他對國民黨的厭惡。

詹益樺是一個百分之百的草根工作者,雖然沒有顯赫的學經歷,但是他在黨外街頭運動狂飆的年代,他可說是最敢衝敢撞的衝組,什麼農民運動、反核運動、環保運動、勞工運動、原住民運動、台獨運動,他都大力投入,嘉義火車站前的吳鳳銅像被原住民拉倒,詹益樺也跑去幫忙,可見詹益樺跟國民黨,是絕對奉陪到底的。

他的工作能力很強,民進黨前立委戴振耀誇讚詹益樺「工作很認真,做很多事務性工作」、「宣傳車的構想,是阿樺提出來的」。他蹲點的成績可說是有目共睹的,認識他的人無不誇耀。鄭麗娟說他「耐著性子到鄉下去紮根,發傳單、搭台子、寫布條」,甚至還「撿人群散後的垃圾」,這種淳厚無人可及。

他輕財好義,朋友缺什麼,他就買什麼送他,但卻不跟朋友表明。救了一個車禍的年輕人,對方要送他六百塊,他不收。對方苦苦堅持要他收下,他終於收下,卻又把錢捐出來當作組織去遊行抗議的費用。他是個真基督徒,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耶穌的這條教誨,他真的是徹底實踐!

詹益樺多方參與各項社運,其事蹟正彰顯了台灣各大社運大串聯應有的正確方向。詹益樺在1986年12月投宿周順吉家的時候,對台獨的認識其實非常模糊。之後他大力投入農民運動,之後也大力支持新國家運動,可見台獨思想逐漸發酵,成為他生命最後時刻從事反對運動的首要綱領。時至今日,台灣的社運圈主流,仍然不願意面對與承認,台獨運動才是一切社會運動的領頭羊與帶頭雁。台灣的社運圈如果迴避了台獨運動,也就迴避了台灣被國民黨蹂躪的困境,也就迴避了台灣被山寨中國愚弄的困境,也就迴避了台灣被正牌中國胡攪蠻纏的困境。

換句話說,只有「左獨」才是台灣未來的正道。當台灣所有的社運界,都一致認清目標是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平等、人權的台灣國時,自然知道所有的矛頭要先指向誰。換句話說,只有先打敗國民黨、解散國民黨,所有的社運才有功德圓滿的可能。如果不把國民黨徹底逐出台灣政壇,什麼水車、什麼盾牌都嘛只是小case,改天正牌中國原廠進駐,坦克車和機關槍就會出動了。

詹益樺投身農民運動,颳風下雨在所不辭,對農民的困境非常同情。他曾說:「農民的問題,越了解越多,才知道台灣的農民非常的可憐!他們被壓迫,卻不知道,以為是合理的。很多農村子弟出去唸書,都不回去做農,都忘記了根,很多人去從商,不敢過問政治。不曉得自己的權益應該怎麼爭取。被騙、被壓迫,都還認為是應該的。真是很可悲!很可憐!」放大來看,台灣的人民直到現在還在逃避政治、搞去台獨化,又何嘗不是身處於這種困境之中呢!

黑手那卡西工人樂隊團長陳柏偉說過:

……我認為:只單純從政治運動的角度理解這麼一個烈士,不僅不夠,直
可說是污衊了他。他所思考的那個獨立的國,絕對不是在抽象中與另一個
政治主權互相對抗的抽象的國。他是真真實實地從弱者的社會處境往前思
考的。是弱者的處境,而不是擁有權力者的政治分贓。

台獨並不是在抽象中建立與另一個政治主權互相對抗的抽象的國。台獨要建立的是實實在在的民主國,要對抗的是是實實在在的威權中國,建立起一個保護弱者並且讓擁有權力者無法恣意妄為、讓威權再也無法復辟的台灣國,這正是詹益樺的畢生志願,保護弱者與台灣獨立是一體兩面的,哪有辦法把台獨抽離呢?

台獨有英雄,台獨有烈士。詹益樺曾說:「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詹烈士真做到了!然而,詹烈士殉道距今不過是二十五年前的往事,事蹟斑斑可考,卻隱没不彰,這是台灣社會追求普世價值的高度挫折。

司馬遷曾說︰「小子不敏,請悉論先人所次舊聞,弗敢闕。」短短三十二歲的詹益樺,他的學經歷並不顯赫,在台灣這種「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社會裡,詹益樺的聲音原本就很難受到重視,加上他是為了當時被視為毒蛇猛獸的台獨理念而死與史學工作者的失職,他的事蹟會被湮沒如此地久幾乎是一個必然。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詹益樺已經是個好牧人,每年此刻,我們要大大紀念益樺,就如同每年四月七日,我們深深懷念鄭南榕。

延伸閱讀: 【時事想想】詹益樺的萬華兄弟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articles/view/701

紀念活動: 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 - 詹益樺特展
「台灣人的苦不是宿命,只是不曾努力去自我改造而已,更重要的是需要人去從基層奉獻。」─詹益樺(1957-1989)
2014/5/17 - 2014/5/31 @ 鄭南榕紀念館
紀念館開館時間:週二到週六 上午10點至下午5點 ◎5/18(日)、19(一)不休館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articles/view/2066?fb_action_ids=10201388860238439&fb_action_types=og.likes

Last Updated ( Tuesday, 20 May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