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殖民遺害權力病毒

殖民遺害權力病毒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敏勇   
Wednesday, 28 May 2014
二○,沒有民主新氣象的喜悅,只有舊政權復辟的感嘆。

馬政權的問題在於統治權力心態以及殖民性本質,再加上他自以為是的卑劣性。他自始至終的黨國秉性,以及他成長之路的政治人格,都說明了他投機取巧的特質。他騙了許多投票給他的選民。支持度九%,不就是證明?看他面對嗆聲抗議的人們,微笑揮揮手的樣子。其實,心裡咬牙切齒。執政滿六年,跑到台中中國醫藥大學,在經過挑選的學生面前大批三一八學運。還說是面對青年,要帶給青年希望,這種表裡交錯編織著這位被認為已失去統治正當性、還占著統治位置的馬格局。

經過李、扁前後兩位總統在寧靜革命奠基的民主化二十年,中國國民黨深知台灣化是民主化終將邁向的路程,這意味著台灣將成為異於中國的國家。國民黨中國要嘛在地化,經由重建成為台灣的國家;要嘛脫離台灣,尋求共產黨中國的收容。如果,中國國民黨無法壟斷、控制台灣的統治權力,黨國論者是選擇乞附共產黨中國的。但他們想挾持台灣,一如一九四九年以來的挾持「中華民國」。 馬政府一再曲意解構民主化之路。攸關主體認同的文史教科書,強加宰制的中國力量,目的無他:再加強洗腦,把台灣的主體認同削弱,以免流亡群落在地化,以免台灣人想做自己國家的主人。

馬用龍應台為文化部長,延續當年用龍應台為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長。龍應台「換位子換腦袋」的強詞奪理,自己澆熄野火,只說明龍應台與馬英九是心心相印的殖民統治權力症候群。以二十幾%成為內閣分數最高的閣員,還在那談「溫潤」,台灣人還不夠溫潤嗎?又不是泡茶,這有什麼文化高度?又有什麼文化真誠?台灣不是更需要近現代市民意識和文化生活志向嗎?

如果當年的《野火集》是對的,那現在的龍應台是錯的;如果龍應台現在自以為是,那麼當年的《野火集》是譁世取寵,欺世之作。做為一個作家,龍應台應該是汗顏的,什麼換位子就要換腦袋?智利詩人聶魯達,即使擔任駐外大使,也對獨裁政權批判,寧被流放;墨西哥詩人帕斯,為抗議政府鎮壓學運,不惜辭駐印大使。如龍應台有格,早該辭職,而非以屁股取代腦袋。這兩位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之光,對照著龍應台的黑暗。而這種黑暗藏匿著馬英九及其政權的醜惡與腐臭。

Last Updated ( Friday, 30 May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