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為何如此輕蔑原民文化

為何如此輕蔑原民文化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4/06/04, Wednesday
上月31日,馬總統前往屏東縣三地門,探視了高齡111歲的魯凱族人瑞彭玉梅,只會魯凱族語的彭玉梅十分重視,穿了只有重要慶典才穿的傳統盛裝。她學了一輩子的魯凱傳統編織,特別送給總統兩只她編的Gadai(年長婦女親手編織,只送給男性子孫的背袋),總統則送了彭女士一條金鎖片、紅茶等禮物。

這當中發生一段插曲:總統透過翻譯,問可不可以親彭女士臉頰一下,彭女士回答:「我活到現在只被老公碰過」,總統笑笑表示,還好有先問過。

魯凱翻譯為了化解尷尬,幾度向彭女士表達,馬總統只是為了要表示對彭女士的如母親般的景仰,但彭女士仍然堅持,毫無退讓的空間,碰了一鼻子灰的馬總統只好放棄,但已經握住彭女士的手,不知該不該鬆手放掉。

---------------------------------------------------------------------

上月31日,馬總統前往屏東縣三地門,探視了高齡111歲的魯凱族人瑞彭玉梅,只會魯凱族語的彭玉梅十分重視,穿了只有重要慶典才穿的傳統盛裝。她學了一輩子的魯凱傳統編織,特別送給總統兩只她編的Gadai(年長婦女親手編織,只送給男性子孫的背袋),總統則送了彭女士一條金鎖片、紅茶等禮物。

這當中發生一段插曲:總統透過翻譯,問可不可以親彭女士臉頰一下,彭女士回答:「我活到現在只被老公碰過」,總統笑笑表示,還好有先問過。

魯凱翻譯為了化解尷尬,幾度向彭女士表達,馬總統只是為了要表示對彭女士的如母親般的景仰,但彭女士仍然堅持,毫無退讓的空間,碰了一鼻子灰的馬總統只好放棄,但已經握住彭女士的手,不知該不該鬆手放掉。

當場拒絕號稱師奶殺手的馬總統索吻,這場面自是再尷尬不過,但必須指出的是,這份尷尬必須由總統自己吞下去。這是因為此行,總統顯然只做了表面工夫,對原住民文化未有絲毫的了解所導致。

這道理,要從魯凱族的「巴冷公主」故事說起。

巴冷公主 魯凱原民文化經典

傳說在霧台鄉大武部落有個頭目,獨生女巴冷公主生得十分美麗,習得烹飪、編織一手好絕活,年滿16歲的那年,不慎在大鬼湖森林迷了路,被一名英俊挺拔的少年救回,但這名少年的祖先犯了戒律,受到詛咒,被貶為百步蛇的部族(只有即將成為妻子的巴冷公主,才看得到蛇族的原本人形),而那少年正是這百步蛇部族的頭目蛇王。

兩人經過幾段曲折離奇的相遇,最後相識相戀,巴冷經常回到森林裡探望,戀情被巴冷的族人發現,巴冷要求情郎前來提親,於是蛇王率著部族浩浩蕩蕩前來提親,不過巴冷的父母親一眼望去全是百步蛇,無論如何不能答應。

然而寶貝女兒不斷訴說著真心相愛的故事,觸怒蛇王又將會惹來禍端,頭目於是提出最難以達成的要求:要找到傳說中的七彩琉璃珠,也就是住在深海中的人類之母「摩阿該以該以」流出的眼淚,所變成的美麗琉璃珠,以作為迎取巴冷公主的禮品。

蛇王為了實踐諾言,用了三年時間,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帶著七彩琉璃珠回到了部落,如願娶回巴冷公主為妻。婚禮過後,巴冷在臨走前告訴族人,她與蛇王永遠會守護部落,保佑鬼湖森林,族人到此打獵、採集,一定會有豐富收穫。巴冷從此消失,幾天後多雨、多霧的大鬼湖突然放晴,湖的四週就開滿美麗的白色百合花。

百合代表守貞 族人榮譽象徵

當然,這個故事並沒有留下任何文字記錄,而是靠著魯凱族人一代一代口述流傳下來。

魯凱族文化裡,百步蛇象徵強壯、勇氣、幸運與守信,而百合花則成了女性追求美麗、學習傳統技藝與堅守對愛情忠貞的美德。魯凱原住民的純潔文化,透過傳誦故事時不斷強化而流傳下來。

故事裡的巴冷公主所屬的「林暮阿沙」家族,仍世居在大武部落,甚至還有好幾名族人生活在屏東東港,而原住民文化工作者,則在七、八年前,隨著台東與屏東的魯凱族人,找到了傳說中發生人蛇戀的大鬼湖森林所在地,證實這個典故,具有幾分真實性。

故事中的百步蛇,在魯凱族文化中,成為魯凱族人的守護神,成為貴族與頭目專用的重要圖騰。他們會將百步蛇特有的三角紋路,刻畫在家屋的祖靈柱(部分族人仍保持室內葬的傳統)、房屋外觀、木製用品、衣服的裝飾、陶甕、甚至是身體的刺青上。

至於百合花,則成為魯凱族的族花。在重視女性貞操的魯凱文化裡,只有婚前堅持守貞、婚後嚴守婦道的婦女,經過族人的認可,才能在頭飾配戴百合花。

百合花的顏色、配戴的方式,亦有十分鮮明的規則:只有頭目階級的人,才能將花心向前,一般族人再受尊崇,也只能側戴。男性也可配戴百合花,但只有授獵本事強大,受到族人尊敬者才能配戴,與一般社會中女性才會頭戴花飾的刻版印象有不小差距。

索吻「我們的祖母」 無比輕蔑

在魯凱傳統文化中深具象徵意義的百合,對族人而言有非常嚴格的社會約制作用。若少女在婚前發生性行為,那她將不能終身沒有資格配戴百合花,在魯凱各重要慶典中,較年長的婦女人人頭戴百合,若女性被限制不能配戴,她將毫無顏面出席,久而久之形同被自己族人放逐,不守貞、不堅持婦道的人,面對的後果將非常嚴重。

如此嚴格的戒律,在現今資訊科技發達、道德淪喪幾至無物的台灣社會,這種強大的約制效果,恐怕令初聽聞者都要為之汗顏。

馬總統親自出面,為魯凱族的最年長者祝壽,原本是美事一樁,魯凱族人莫不以此為榮,人人盛裝打扮出席,連高齡111歲的彭女士,也在炎熱的六月天,穿起厚重的傳統服飾就可見一斑。然而總統一句看似親暱的「親一下」,讓整場充滿榮耀的會面,瞬間成為尷尬無比的鬧劇。

報紙新聞裡輕描淡寫,電視畫面上一閃而過,不過魯凱族人可完全不這麼想。一名久居北部的魯凱族人看到新聞,失聲叫道:「該努大!」狀況遠比漢民族的想像還要嚴重。

「該努」是泛指祖母、外祖母,或同族大約同一輩的年長女性統稱;「大」這個發音,在魯凱族語指的是「我們的」。在階級分明的魯凱族裡最高齡、頭戴百合花、象徵堅守婦道達111年的「我們的祖母」,被象徵國家最高權力的總統公然索吻,那是件多麼謬誤、多麼輕蔑的荒誕景況?

為原住民智慧與文化厚度喝采

不明白原住民文化的人恐怕會認為,彭女士「好可愛」,幹嘛大驚小怪,貴為馬總統的親一下應該沒什麼大不了,何必搬出「我這輩子只被老公碰過」這套大道理;然而熟悉魯凱文化的人,明白到彭女士的堅持從何而來,大概都要為了她老太太面對最高權力,依然堅持到底而鼓掌喝采。

相形之下,若非原住民智慧、文化與年齡的厚度,讓彭女士心如明鏡,換成任何其他人,眾人當場的訕笑,可能都會動搖了當事人原本的堅持。

至於馬總統個人,硬得要替位高權重的他想個藉口,那只能怪他日理萬機、國事如麻,加上幕僚千頭萬緒、日夜操勞,才使得馬總統「出包」。但對一位漢人(政治人物)而言,不知道百合花之於魯凱族的意義,卻能動不動背誦出14原住民族的問候語,大概已經非常自以為了不起了。

http://www.peoplenews.tw/news/8456418a-2c95-4ed9-bfd3-6bebf2df47c8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