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大舉搜索只為媒體效果?

大舉搜索只為媒體效果? PDF 列印 E-mail
2008/10/30, Thursday
        媒體人張友驊在特定節目上比算命還神準,事先預告檢調何時要分幾路搜索金控,第二天再接受媒體訪問證明預知辦案細節。其實,媒體預告檢調進度只是證明了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檢調的搜索不只是為特定政黨服務,也為特定媒體服務,檢調不只配合名嘴進度,也配合當天的新聞時事是否需要轉移焦點及遊行等新聞操作。         事後,雖然檢調清查洩密者,但只約談了三家平面記者而忽略電子媒體,顯然平面記者是小咖,如果是擁有中資的電視媒體及指導法務部長的名嘴又怎麼會受欺侮呢?更何況,當檢調還沒到時,電視台SNG車已先抵達搜索點等著採訪,而且是媒體高層電話指示外勤記者到中信金控外守候,檢調人馬不只配合媒體長官及名嘴搜索辦案,而且更是有備而來的全套撲殺。         談起濫權搜索,今年元月三日時有個最明顯例證,一位台北市議員被檢調指買票,持搜索票進入台北市議會大舉搜索,帶回「大批資料」,試想,要搜索民意機關議會殿堂能不慎重?但沒想到,「大批資料」在三天內原封送回,新聞大報特報之後,檢方靜靜的把全案不起訴,證明市議員毫無罪嫌不起訴,原來檢調大動作搜索議會只是為了「作新聞」引導媒體的一場秀!但遲來的清白還是正義嗎?試問,司法、議會、行政權三權鼎立的平衡被打破,議會可以輕率放任沒有證據空口說白話的檢調搜索,司法配合行政擴權配合名嘴及媒體收視率炒作,台灣的人權已明顯遭受侵害。         再想想,檢調調查扁案已經這麼久了,為何特別選在台灣社宣布要辦830遊行之際大力放話,難道是為了阻撓遊行?830前夕,台北市政府警局還特別開記者會罵遊行者不可違法,試問,紅衫軍時為何警方不事先出來罵遊行者呢?九月時,檢調為何獨獨選擇9月25日再放話搜索?原來9月25日是馬政府第一個政務官宣布辭官下台,也是三聚氰氨引爆國人憤怒的重要時刻,檢調通知媒體搜索動作可以轉移媒體焦點。媒體放話、司法濫搜、政治操弄,這難道就是我們的台灣?         做為台灣人,難道我們無力抗拒司法內戰中這樣的司法檢調,只是眼睜睜看著他們繼續發函部落格版主取得各位網友的ip,繼續接受他們監聽電話,繼續把議會大門打開被搜索?等待著人權記錄倒退嗎?從媒體配合檢調放話、檢調配合政治氛圍刻意操作、政黨再操控媒體需求形成緊密食物鏈,全盤操弄的時代已重回極權戒嚴,媒體、檢調與政治配合,台灣已進入人權與司法倒退的年代!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