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世代分工: 新世代開車 舊世代修車

世代分工: 新世代開車 舊世代修車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范姜提昂   
2014/06/16, Monday
蔡英文當選主席後,立即發表「我對憲政改革的主張」。 知所先後,則近道矣!過去,中壯年以上的公民深恐「禍延子孫」者,除了中國問題,還是中國問題!可惜對方「教條鐵板」無人敢逆,令人絕望;所幸,太陽花波瀾壯闊,證明資深公民過慮了,新世代沒包袱,處理燙手問題,絕對比我們強;而中國問題也只有雙方新世代全新登場,才比較有可能突破。那麼,什麼才是資深公民第一優先該做的事? 給新世代一部可以發揮創意、尋求突破的憲政機器!正常憲政機器,應該是無論誰執政,都會是好機器。站在獨派立場,制憲當然最理想,但衡酌大局,統獨爭議劇烈,憲改若直接觸及,恐怕什麼都談不下去,何況憲改若非統獨聯手,必不足以成事。 最重要的是,太陽花給了我們信心,讓我們相信新世代有能力處理自己的未來,新舊大可分工合作:舊世代把憲法機器的「機械構造」整修好,修到可以正常使用;未來,新世代只要裝上合意的引擎,引擎一發動,轉動整修完好的方向盤,立刻可以上路。 所謂「整修完好的方向盤」,意味現在的方向盤大有問題,而且很嚴重!誠如小英所說:「國會與民意脫節」。國會經常與人民意志對抗,絕非民主常態。理論上,人民透過選票可以掌控方向盤,我國怪象就是,方向盤打向左,車子卻往右走。 這種尷尬也有點像,買日本車沒改裝,駕駛座在右,台北街上怎麼開?沒有改裝或亂改裝,正是我國幾次修憲,越修越乖張的重要原因。從歷史看,任何憲政成敗,與歷史背景有關。德國威瑪憲法,緊接帝國專制之後,因為致命缺點,造成希特勒崛起。希特勒跨台後,德國人記取教訓,把威瑪憲法的「比例代表制」修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但仍以比例代表制為主,守住原制度的公平性:「政黨席次比例」與「政黨得票率」完全相符。 我國號稱「單一選區兩票制」,卻沒有吸收德國憲改堅持的原制精隨(比例代表制的公平性),得票率四成的政黨可能只得兩成席次,絕對不公平!致使在野杯葛得到正當性。類似的憲政問題,無關統獨,當然要改,而且改了必有效。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