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或許書讀多了會變笨

或許書讀多了會變笨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15 July 2014
教育部長蔣偉寧牽涉論文造假風波終於寫下逗點,所以稱為逗點,沒有稱句點,是因為事情尙未完結,還會有後續的糾葛。前國防部長楊念祖的論文牽涉翻譯替代著作事件,轟動政界的風波也只造成一日新聞,一則他當機立斷,掛冠求去,新聞立即結束,一則他並非教育行政首長,對學術問題衝擊比較小。蔣偉寧就不同,他是教育行政首長,對於學術方面的糾葛較為敏感,更嚴重的是他「壞戲拖棚」,一直想保有烏紗帽,事情就像擠牙膏一樣被一段一段的擠出來,本來可以一天就結束的新聞,其結果是不能劃下句點。 事情的緣由是屏東教育大學離職副教授陳震遠投稿國際期刊《震動與控制》(Journal of Vibration and Control、JVC)時,涉嫌利用偽造的人頭帳號進行同儕審查。英國倫敦SAGE出版公司經過十四個月調查之後,決定撤銷與陳震遠相關的六十篇文章,連帶波及其雙胞胎弟弟、高雄海洋科大教授陳震武,以及曾擔任陳震武指導教授的蔣偉寧。教育部長蔣偉寧捲入論文造假風波後,曾召開記者會滅火,卻前後說法不一,從原先「不認識」陳震遠,到改口說「見過兩次、不算認識」,甚至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多少篇論文遭掛名,只是蔣偉寧的學生、高雄海洋科大教授陳震武坦承,包括蔣偉寧、陳震遠及他三人共同掛名的論文總共有十七篇。蔣偉寧強調,他「只負責論文指導,後續投稿事宜都不知情」,愈描愈黑的蔣偉寧,惹來學術界與立委的撻伐。 蔣偉寧表示對於論文造假一事完全不知情,只是政界及學界不相信的人居多,最重要的是任何錯誤的事並非以不知情的理由就可推卸責任,尤其是教育行政首長,教育部長都可以推掉論文造假的責任,那所有學術界的人都可以將責任推得光光。再說就算蔣偉寧真的對造假事件不知情,但在別人論文掛名就是嚴重的瑕疵,學術界的確有論文隨便掛名的歪風,雖然有很多人這麼做,並不代表它是對的,尤其是針對教育行政首長。 以前豐原高中的屋頂游泳池垮下來,從設計、建造、驗收等都與教育廳無關,結果教育廳長黃昆輝立刻辭職負責。常任文官只要自己沒有犯錯,無論發生多重大的問題,都不必負責,政務官就不同,只要國家社會受到傷害,就算自己完全沒有犯錯,還是要負責。這次論文造假問題已變成國際醜聞,對台灣傷害相當大,正巧教育部長也牽涉其中,理當由教育部長負政治責任,只是蔣偉寧好像將自己當作常任文官,意圖與「造假」切割。若是常任文官,只要切割清楚,就不必負責任,政務官就不同,難道蔣偉寧連這個常識都沒有? 行政院長江宜樺數度關照蔣偉寧牽涉論文造假案,稍有一點政治敏感度的人都很清楚,蔣偉寧的烏紗帽是保不住,只有他自己不清楚,還努力的想保住烏紗帽,想當官,卻不了解官場生態。馬江的特色是會犧牲別人以保護自己的政治版圖。別忘了基隆市議長黃景泰是馬政權開疆闢土的戰將,有功於藍營,只因為對這一次選戰可能不能打勝仗,就被馬團隊幹掉。蔣偉寧並無開疆闢土的能耐,他的官位是馬江所賞賜,在馬政權焦頭爛額的環境下,該負政治責任的蔣偉寧怎麼可能保住烏紗帽?他為何不知道? 心理學家霍華德(Howard Gardner)曾經提出,人的智慧可分為八類,其中只有兩類與讀書考試有關,獲得高學位的人過度發展那兩類智慧,反而排擠其他六類智慧的發展,造成有些人書讀得很好,但其他能力反而顯得相當愚蠢,書讀太多了有時反而變笨。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