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由澎湖空難探討核能災變

由澎湖空難探討核能災變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Monday, 28 July 2014
復興航空班機於二十三日晚間墜毀於澎湖西溪村,事發後民航局多次召開記者會,說明有關空難的事件。民航局強調當天的天氣符合起降標準,至於是否重飛則由駕駛自行判斷,此說法引起外界批評,認為民航局卸責。針對外界的疑慮,民航局於二十七日上午再度召開記者會,重申駕駛有百分百權責根據當時天候狀況決定是否落地、重飛或返回原機場,民航局無權要求航空公司飛或不飛,但未來將重新檢視法規,若國際有更新的法規將會跟進調整。 主持記者會的民航局副局長李萬里一下子就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這是台灣官場的特色,出問題大家推卸責任,有功大家搶,這次若出現風光事件,相信民航局不會將光彩往外推。將責任全部推給駕駛相當不公平,官方給的標準若可以起降,駕駛敢不依循官方的標準嗎?以前曾因為天候問題,造成金門機場暫時關閉,在台灣的飛機當然不能起飛,結果中國旅客及金門人都有在台灣機場造反的紀錄,受害者當然是航空公司。官方關閉金門機場,都讓金門人及中國人造反,駕駛不依官方定的標準起降,航空公司不被燒掉才怪。 民航局所表態的立場是他們已經管制好「飛安」,若再出問題,那就是航空公司的問題,官方都沒有錯。由民航局的說辭可以歸納出兩個結論:第一,由官方管制的「飛安」完全沒有問題;第二,「飛安」再完美,也照樣會出現空難。由這個說辭可以推展到核能電廠的問題,「核安」做得再好,也一樣會出現「核能災變」。出現「核能災變」的或然率雖然遠低於「空難」,但其所造成的傷害乃千百倍於「空難」。 住在核能電廠附近的人幾乎全體反核,可是馬政權告訴民眾,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表示馬政權會做好「核安」,有了「核安」之後才會有「核電」,要大家放心。這種說辭就等於宣示沒有「飛安」就沒有「飛航」一樣,馬政權做好「飛安」,所以有「飛航」,結果還是出現「空難」。同樣的道理,馬政權做好了「核安」,所以有「核電」,結果還是有機會出現「核能災變」,核能電廠附近民眾產生恐懼是必然的。 事實上「飛安」做得再好,並不能完全排除「空難」,同樣的道理,再好的「核安」,只能使出現「核能災變」的或然率降低,不能完全消除,尤其是不能排除人為破壞、人為疏失、戰爭、天災等因素所產生的「核能災變」。澎湖出現空難之後,短期間內再度出現空難的或然率非常非常低,但民眾還是相當恐懼,到澎湖的遊客減少很多,而搭船的人反而增加,多數人就是不敢搭飛機。 民眾怕「空難」而不敢搭飛機,沒有人能強迫他,人人都有免除恐懼的自由,這是基本人權。核能電廠附近的民眾當然也有免除恐懼的自由,官方不應該剝奪。顯然的,要不要建核能電廠,應該問問電廠附近的居民。綠營提出逃命圈公投,是否建核能電廠,由電廠附近的居民來決定,只是它被馬政權阻擋。 馬政權說電力系統是全國性的議題,所以要全國公投,不能地方公投。這真是極度荒謬的笑話,「用電」才是全國性的議題,「建電廠」則是電廠附近居民的事,干全國公民底事?它就像處理垃圾是全市的議題,可是建焚化爐則是附近居民的事一樣,要徵求附近居民的同意,不是詢問全體市民的意見。馬政權到底是因「笨」而不懂,或是因「惡」而坑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