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熱心與冷漠

熱心與冷漠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08/05, Tuesday

高雄爆炸案發生後,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台灣人的「熱心」發揮得淋漓盡致,無論人力的投入或物力的支援,都是可圈可點,在悲傷的氣氛中,顯現出無比的溫馨。事實上不只是這一次高雄之爆炸事件,只要出現災害,就可看到台灣人性的光輝,像九二一震災,救援物資多得讓官方不知如何發放下去,各界都自告奮勇要進入災區救災,當時災區的反應是救災的人太多,反而妨礙救災的進度。不只台灣的災害會引起大家關注,連鄰近國家出現災害,台灣人的表現也不落人後,上一次日本的震災加上海嘯,來自台灣的捐助就居世界之冠。

對於災害的反應,台灣人的「熱心」在世界上是居於領先的地位,可是若沒有出現災害時,台灣人又顯得出奇的「冷漠」,除了親友外,對一般人或公共事務並不關心,在街上會主動引導視障人士過馬路的人很少,對公共政策也不會留意,只要不會傷害自己,就懶得過問。 正常的現代化國家就不會如此,大家會關心公共事務,一位台商在美國設廠,被查到於午夜時刻偷偷將廢水排入大海,而查到該污染事件的竟然是一位老太太,在寒冷的午夜,那位老太太天天划船到出水口取樣,並將樣品送環保單位檢驗,在美國會有這麼熱心的人關心公共事務,在台灣就沒有人會做這種事。 上述案例,突顯人民將國家社會的大事當作自己的家務事來看待,會很「熱心」的投入,只是台灣人對公共事務相當「冷漠」,不會過問,可是當發生重大災害時卻又極度「熱心」,而「冷漠」與「熱心」剛好是相對的兩個極端,這是很奇特的現象。更奇妙的是有人同時會出現兩極對立的個性,如「廢死聯盟」就曾出現這種現象。 對於罪犯的看法,東西方差異頗大,亞洲國家帶有「約法三章」的精神,認為對於罪犯應該給予對等的懲罰。可是在西方,認定犯罪是一種病態,社會應該給予治療,因而沒有權力剝奪罪犯的性命。「廢死聯盟」就基於這種精神主張廢除死刑,他們還有最重要的理由,任何地方冤獄不可能完全根絕,若沒有廢除死刑,有人可能被公權力誤殺。只是多數台灣人存有「約法三章」的精神,反對廢除死刑,「廢死」因而在立法院過不了關。 在台灣贊成與反對「廢死」的兩種聲音形成嚴重的對立,雙方都相當堅持。而反對「廢死」的主流是被害者家屬,他們認為窮兇惡極之徒應該在這個社會消失,因而對「廢死聯盟」頗不諒解。這期間部分推動「廢死」人士對被害者家屬顯現咬牙切齒的態度讓人感到驚訝,他們有雅量寬恕傷害他人的罪犯,卻不能容忍被害者家屬提出懲罰的主張,「寬恕」與「攻擊」兩個極端竟然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這也是台灣畸形的現象。 在台灣所以會出現兩種極端的人性,是因為台灣人本來敦厚,存在光輝的人性,但社會特殊的風氣,人與人之間形成「對立」,不是「互助」。人只要存在「對立」的心態,就會出現「冷漠」的個性。但在特殊的情況下,只要消除「對立」的心態,就會散發光輝的人性。一般人認定台灣所以會出現「對立」的心態,是因為政治對立所造成,它帶動非政治性的議題也一樣「對立」。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