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野狗論

野狗論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Wednesday, 13 August 2014
前經濟部長張家祝表示不甘受在野黨立委人格污辱,因而堅決請辭,馬英九於十一日表示「難過、遺憾」,並強調,張家祝係國家多年來培育出來的優秀人才,累積了豐富實做的經驗,並全心全意為國家奉獻,卻一再受到在野黨的杯葛與侮辱,實在是情何以堪。不過立法院長王金平於日前受訪時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規劃,他尊重張家祝的立場與決定,並認為法案是否能在立法院順利審查涉及許多因素,不全都是立法院的問題。王金平講得很含蓄,事實上他所表達的就是「立法院」並不是「行政院」的「立法局」。 馬英九或許忘了民進黨執政時,中國國民黨的立委是怎麼對待執政黨,自己不反省,只會苛責別人,與當年的中國國民黨比起來,今日在野黨的杯葛只算是小兒科。中國國民黨挑起「藍綠對決」,卻要綠營當傳教士,真是奇怪。郭台銘則更刻薄,於日前將某些人士比喻為「野狗」,他希望張家祝打消辭意,並說「我媽媽小時候常常告訴我,當你被野狗咬一口的時候,你能夠反咬野狗嗎?請張部長以國事為重」。 野狗的特色是沒有主人,有可能隨機攻擊人,若將人比喻為「野狗」,就是指他沒有是非,隨便亂咬人。現在政壇,誰最能代表「野狗」,是哪一個政治團體不談是非?蔣家執政時代,因為是獨裁統治,政壇上不可能談是非,李前總統執政之後,政治逐漸民主化,政壇上的「是非」也漸漸分明。可是二〇〇〇年民進黨執政之後,由於中國國民黨輸不起,不能接受下野的事實,因而全面癱瘓政府,那時候的特色就是政壇上到處都是「野狗」。 國家元首若執政一段期間,只要人民感到不滿意,當然可以嚴厲的批判。然而若是執政者剛上台,都還未開始執政,就有人密集的發動攻擊,那就代表攻擊者不是依循是非。陳前總統剛當選,都還未進入執政階段,中國國民黨立委就在國會殿堂公然羞辱國家元首,像不像一群沒有主人的「野狗」?只要有攻擊的對象就想攻擊。 台灣面對北京政權併吞的威脅,需要強而有力的國防武力,只是世界各國不願意得罪中國,因而不願意賣武器給台灣。民進黨執政時,美國擔心兩岸國防武力嚴重失衡,因而主動提出三大軍售案,這對台灣是天大的喜訊,但中國國民黨為了癱瘓政府,硬擋下三大軍購的預算,只想亂咬,連台灣的安全都不關心,像不像「野狗」? 這一屆監委候選人由於出現太多「馬友友」,在野黨因而在立法院阻擋監察院人事任命同意權的執行,中國國民黨立刻譴責在野黨「違憲」。只是在民進黨執政時,中國國民黨就凍結監察院,有三年沒有監察院正副院長及監察委員,為何該黨沒有想過「違憲」的問題?到底是哪一個政黨完全不談是非?中國國民黨掀起「藍綠對決」的政治生態,今日卻期待民進黨扮演傳教士的角色,奇怪耶? 常任文官需要任用資格,不是人人都可以擔任,除非違法或失職,工作完全受到保障,不受政治鬥爭的影響。常任文官必須維持行政中立,政務官完全不同,它並不需要任用資格,只要執政者喜歡,任何人都可以擔任,本身受到政黨競爭的左右,擔任政務官應該要有心理準備。最重要的,政務官即使沒有違法或失職,照樣要負政治責任,只要國家或社會受到傷害,下台負責是很正常的事,即使自己完全沒有犯錯。 張家祝若表示為負政治責任而下台就非常漂亮,代表他有擔當,不戀棧權位。可是他以政治鬥爭為理由而辭職,代表他不夠格擔任政務官,哪一個政務官能逃過政治鬥爭?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