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真愛消息亂舞的連陣營

真愛消息亂舞的連陣營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廖恆獨   
2014/08/13, Wednesday
報載,連勝文到內湖一家幼稚園當講故事叔叔,講完還有小朋友喊凍蒜,自由時報記者詢問台北市教育局此舉是否有違反教育中立原則時,教育局表示確實有此一問題。結果,這則報導被連勝文的發言人之一批評為爛報導,而教育局成了爛局。這位發言人還開始亂舞講,如果去幼稚園講故事違反教育中立的原則,那麼為什麼常常看到大學邀請候選人去演講?這些大學就不違反教育中立了嗎? 代表堂堂首都市長候選人的團隊,竟然用適用不同原則的教育機構來類比,實在令人不放心將台北市交給他們治理。教育中立當然是大學的一項基本原則之一沒錯,但更重要的是校園自治的崇高精神。 邀請誰進行演講,是大學系所,教授與學生社團自己的判斷,校方無權表示意見或禁止,這才是教育中立在這裡所展現的意義,意思就是,在教育中立的保障之下,沒有任何政府機關包括大學行政體系自己,能夠干涉基於校園自治精神所舉辦的演講或活動。 重點是,大學生有過半的人年紀是在20歲以上的投票公民,即使是18歲以上的,也有足夠的判斷能力,具備善惡等判斷能力,今天如果有任何人邀請了違反某些基本原則的人,或者進行違反基本原則的演講題目,不是沒有人去聽演講,就是會遭遇很大的抗爭,自然不需要連勝文辦公室的人去操心。這就是大學與幼稚園不同之處,連勝文團隊拿大學去跟幼稚園類比,不知道他們是把台灣的大學生活想像成甚麼模樣?大學生看到這樣的比擬,心中不知按怎想? 大家都很清楚,幼稚園不能比大學。國民教育(國中)以下的校園演講,通常都是校方安排,這時候,教育中立,校園中立的外控原則當然就要被投注以較高的關注,尤其是這些未成年的孩子都還沒有判斷能力也沒有投票權,不應該被他們根本無投票權決定的事務,做出甚麼判斷,甚至被迫喊出凍蒜這樣的口號。大家試想,如果今天任何一個候選人去你的孩子就讀的小學或幼稚園講故事,結果他在這樣的情境下喊了凍蒜,你能夠接受嗎? 換個角度再想,叫幼稚園學生來喊凍蒜不就是喊讓自己安心的,類似走夜路需要吹口哨壯膽,如果連沒有投票權的小孩都要叫來喊凍蒜了,選情到底是如何呢? 連勝文競選發言人用大學自治的概念來「花」原本就應謹守的教育中立原則,就是國民黨一貫處理新聞事件的伎倆。不僅如此,甚至嚴重到消費八一氣爆事件,將柯文哲幾個月前就排定,到凱達格蘭學校演講的行程與氣爆事件連結在一起,弄得好像柯文哲還去演講,不關心氣爆事件。確實,高雄氣爆事件大家攏應該關心沒有錯,但這不代表各行各業都需要停擺不進行原本就排定的業務,連勝文的總幹事如此親自消費氣爆事件在競選上,不適當地質疑對手,才真正令人搖頭!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