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歡迎參加「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

歡迎參加「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 PDF 列印 E-mail
2008/11/13, Thursday
    「共匪來了!」用這句話形容陳雲林的到來,顯然極不友善;但是如果時光回到兩蔣時代,誰敢說「歡迎陳雲林先生」,保證九條命都不夠槍斃!    歷史的轉折竟是如此弔詭。雖然時過境遷,但令人不齒的是,今天急著抱中共大腿的人,正是當年效忠蔣政權呼喊著要「消滅共匪,解救同胞」的一群。當年,我們若不跟著他們喊「消滅共匪」、「反攻大陸」,隨時就會獲罪;而今我們要向「共匪」嗆聲,卻受到起訴判刑。有人說:「王定宇生錯時代了。」我說:「不是我們生錯時代,而是不論我們生在什麼時代都錯!」   還記得這首歌嗎?「時代在考驗著我們,我們要創造時代。革命的青年大家團結一起來。反侵略,反殘暴,掀起青年救國的高潮;驅俄寇,殺朱毛,誓復國仇救同胞。團結奮鬥,服從領袖,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讓青天白日普照。」這是成立於一九五二年的「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的團歌。當今藍色集團的政客們,哪一個沒有唱過這首歌?當年這群效忠蔣家統治集團的「反共革命青年」,哪一個不是在參加「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時發誓「為反共救國戰鬥到底」的?  這個當年僅憑蔣介石一紙文告,而毫無法律依據便成立的龐大機構,是雷震、殷海光等知識份子在《自由中國》雜誌上面再三呼籲要裁撤的黑機構。然而當年這群滿腦子「黨國」意識的「反共革命青年」,並不在乎這個花費國庫的所謂「救國團」,其實是用來「嚴密控制學校教育」、「成為一黨一派的附庸和工具」(《自由中國》評語),他們只顧跟著喊「反共」,喊「消滅共匪」,迎合鑽營,以致有他們今天這樣的地位和「成就」。   但是我們看清楚,在整個民主運動過程中,當年這群「反共革命青年」不但不曾參與其中,反而是站在對立面。而當年他們反對民主化的最大理由就是因為「非常時期」要「反共救國」,不能開放民主。如今,民主的潮流讓台灣有了起碼的形式民主,但他們卻不反共了,反而坐享他們當年所反對的民主,進而開始媚共諂共。   「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到了二○○一年改名為「中國青年救國團」,把「反共」兩字拿掉了。然而他們當年是怎樣「創造時代」的?時代還是會考驗他們。請回顧一下他們當年發誓過的話:「當前反共抗俄的戰爭,是中華民族存亡絕續的戰爭,有良心有血性的中國青年,必須英勇地起來與俄寇共匪做生死的決鬥,才能扭轉國家的命運,搶救民族的危機」。撫今追昔,我想請問,你們不再反共是因為你們的良心血性消失了呢?還是中共變好了嗎?   檢視當前中國共產黨,依舊一黨專政、蹂躪人權。成千上萬的法輪功成員慘死獄中!記者、作家、律師動輒坐牢!多少人因上網傳訊而遭判刑!濫用酷刑遍及全國,受到國際譴責!殘忍的活體器官移植聞名世界!飛彈威脅台灣,武力高壓東土耳其斯坦(「新疆」)和圖博(「西藏」),屠殺獨立人士。到目前,這個由中國共產黨操控的國家,仍被世界人權組織「自由之家」評比為「完全不自由國家」,與烏干達、喀麥隆等國並列。中共的侵略、專制、霸權的本質並未改變,難道是台灣當年這群「革命青年」現在失去了良心血性?  基於良心血性,在「共匪」來臨前夕,我與林保華、楊月清、陳達成等同志呼籲成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希望大家團結起來「反侵略,反殘暴,掀起青年救國的高潮」!(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http://www.jimlee.org.tw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