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郝柏村 汪精衛 秦檜 戴高樂

郝柏村 汪精衛 秦檜 戴高樂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范姜提昂   
Wednesday, 22 October 2014
郝柏村說:就民主常態而言,「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決定」是對的;但「政治要看實力」,沒有實力,道理再好也沒用;何況台灣前途「從來都不是台灣人決定」,所以台灣前途「應由全體中國人共同決定」。 典型失敗主義!史上多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網站2012年所刊登文章《論有關岳飛評價的爭議》就提到,根據近年新披露的史料: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變爆發,為謀因應對策,汪精衛就曾經在蔣介石面前,為史上惡名昭彰的「漢奸」大力辯護。汪精衛說,秦檜是好人,當國家處在危亡關頭,秦檜出面講和,犧牲自己,讓世人唾罵,卻換來和平,無辜的生靈也因此免受塗炭。 他炮製失敗主義 汪精衛的辯詞頗能表達「郝難啟齒」的話:「我知道會挨罵,但為了和平,我願意。」問題是,蔣介石當場怒罵汪精衛居然肯定「漢奸」;而今年七月在北京「抗戰紀念館」,郝柏村也才指責過館方,隱瞞「蔣介石領導抗戰」之史實。可見,郝柏村心中還有「領袖」,卻如法炮製汪精衛失敗主義!難道自覺沒有實力,大將軍就可以棄守曾經誓死捍衛的國家?討罵也在所不惜?還是說,討好共產黨,全是為了兒子? 其實,康熙皇帝也肯定秦檜,他說,假如宋朝廷重用岳飛,他不相信宋人就可以擊敗金人,「實不能也,勢使之也!」他認定宋人沒有抗金實力,議和是對的。 但請注意:康熙是滿人,與金人同屬女真族,康熙幫秦檜按讚,很自然。至於宋人有沒有實力?若單憑「宋朝重文輕武」印象,恐怕是沒有實力;但稍加細究便會發現,蒙古大軍所向披靡,卻獨獨攻打南宋,用兵超過四十年,仍滅不了宋,怎麼可以說宋人沒實力?這證明若單從「軍事實力」著眼,有盲點,而郝的「實力說」根本經不起歷史驗證。 宋人所鑄銅錢,信用佳,被國際視為儲備貨幣,包括日本、朝鮮、越南等國甚至停用本國錢幣,改用宋錢。首都開封,人口百萬,已有都會夜生活;同時代,義大利大城人口才十萬左右;即使到南宋,在國際,宋人國力也相對雄厚,沒有必亡之理。宋人亡國,亡在內鬥,亡在失敗主義盛行。 總之,郝將軍身為我國掌權最久的前參謀總長,竟公然「開示」台灣人,沒有實力就不要不自量力,台灣沒有實力嗎?就像秦檜所認知的南宋?兩者皆謬! 聖女貞德 洛林十字架 回顧二戰當年,德軍佔領巴黎,法蘭西形同亡國,戴高樂將軍挺身而出,號召成立「自由法國」反抗組織,孤懸海外。他們在法國國旗上,加印法國民族英雄聖女貞德的「洛林十字架」作為識別,與德軍扶持的魁儡相抗;而事實上,除盟國之外,國際普遍承認的是設在法國本土的魁儡政權。試問,戴高樂「自由法國」處境,會比我國強嗎? 前法國總統季斯卡說:「戴高樂幾乎是憑一個人的力量,為法國贏得合法國際地位。」作為流亡政府領袖,戴高樂照樣在國際會議上,很爭氣,與大咖盟國平起平坐;戰後,照樣參與「分區佔領」德國及柏林,照樣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務理事國,並用同樣積極態度,領導法國找回歷史榮耀。 這很容易嗎?絕不容易!關鍵在:假如戴高樂換裝「汪精衛+秦檜」程式,防衛體系豈不崩解?豈不強辯不敢不自量力,就把國家前途葬送? 再者,台灣與中國之所以形成「你我」關係,而非「我們」關係,是千萬人,經過幾萬天的生活點滴,自然形成,絕非任何意識形態所能強加;太陽花一顆顆年輕心靈,便是明證。台灣,少年台灣,前途由中國決定?別再糊塗了!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