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歷史的教訓

歷史的教訓 PDF Print E-mail
Thursday, 13 November 2008
        1933年納粹黨領導人希特勒以「救世主」的形象,透過選舉成為德國總理;並在隔年,興登堡總統過世後,廢除總統制,順理成章地成為德國國家元首。此後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戰敗、希特勒自殺的十二年之間,在「國家及人民保護令」之下,威瑪共和國公民自由權被廢止;在希特勒承諾減少失業人口及對文化、軍事進行改革的漂亮口號中,成千上萬的納粹黨政治對手,包括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者陸續被送去集中營。         這是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著名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所寫下的短詩背後的歷史。這首詩是這麼寫的:最初他們抓共產黨員,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當社會民主黨員被關,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也不是社會民主黨員。當工會幹部被抓走時,我沒有抗議,反正我也不是工會幹部。當猶太人開始被追殺,我沒有說話,反正我也不是猶太人。最後他們朝向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112《自由時報》刊登一篇,曾經代表民進黨新潮流系擔任不分區立委的台灣科技大學教授劉進興所寫的文章<「喇叭」改變了我的看法>,開頭是這麼寫的:「最近好幾個前政府官員被收押,本以為扁案已有突破,正在收尾;但聽到邱義仁也被收押,改變了我的看法。」劉教授認為:「我認識邱義仁幾十年,不相信他會貪污。仔細研究媒體的報導,並參考檢方聲請羈押的理由後,我發現,(1)收押邱義仁並無正當性;(2)無正當性而押邱取供,顯示扁案已經走到死巷;(3)台灣似乎又重返威權恐怖時代。」         事實上這篇文章在前一天發表於劉進興教授的部落格時,題目就是<白色恐怖又回來了嗎?>,然而我腦海中浮現的卻是馬丁.尼莫拉的詩,以及德國哲學家黑格爾的名言:「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不會從歷史得到教訓」。         早在半年多前,民進黨總統落選人謝長廷就提出預言與警告,他呼籲民進黨內,「不要等到了法庭才團結」。從中國國民黨所開的法院開始配合檢調單位,以「莫須有」的罪名,陸續收押陳鎮慧、林德訓、余政憲、陳明文,一直到邱義仁,終於讓劉進興「改變了看法」,原來檢方聲請羈押的理由並無正當性。然而讓劉進興開始懷疑並仔細研究媒體報導的原因,竟是他「認識邱義仁幾十年,不相信他會貪污」。         從政務官郭瑤琪、謝清志,到所謂「高捷弊案」的方來進、周禮良,乃至於卸任總統陳水扁的「海外密帳案」,民進黨的新潮流「改革派」林濁水、李文忠等人在媒體上發言盈庭,彷彿「不說話會死」,唯獨不曾為這些昔日同志講出符合人情義理與人權概念的這一句話:「除非證據確鑿,我不相信他(她)會貪污」。         如今,創立新潮流系的派系老大邱義仁被羅織罪名關進大牢,為他開記者會伸冤的,竟是已退出民進黨,被忙著「切割」,連參加遊行都不准上台說話的前總統陳水扁,造化弄人,也算是另一種歷史的教訓吧!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