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施明德瞎子摸象

施明德瞎子摸象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11/11, Tuesday
長期來「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積極促使台灣加入聯合國,雖然沒有具體的成果,但其成員奮鬥的精神令人欽佩。施明德於六日在蘋果日報以「加入聯合國的第一步」為標題發表文章,他表示,「看著『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的代表,拿著四十四名立委的連署書去拜訪外交部長,在感佩中不禁產生些許的錯愕。是不是找錯對象了」?他解釋道,「該協進會應該努力說服的對象是許許多多宣稱台灣還不是獨立國家的人士,像台灣教授協會等等的很多組織。因為他們迄今仍宣稱台灣還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要獨立建國。這種立場和主張,影響了很多年輕學子,也會影響國際社會對台灣是否是個獨立國家的認知」。他更指責「從美麗島大審到今天,我已經不知多少次和宣稱『台灣不是獨立國家』的教授爭吵,有時翻臉到破口大罵他們是『有學問沒有智慧』的蛋頭,斥責他們是『拿著台灣旗幟反台獨』的蠢蛋」。 綠營很多大砲、機關槍,隨時在掃射,然而相當奇妙的是大家對施明德既沒有褒,也沒有貶,大家好像將他當作「空氣」,沒有人願意對他回應。他表示先要成立一個國家才能加入聯合國,所以指責主張台灣不是一個獨立國家的人耽誤了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機會。的確是要有國家身份才能加入聯合國,只是台灣不能加入聯合國最原始的原因在於中國,加入聯合國就要先面對中國的糾纏,獨派人士所努力的就是要擺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提出繼承「中華民國」的主張,它並不是你認為「中華民國」是獨立的國家就能解決。或許是施明德沒有受過學術界的訓練,不知道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完全不同,後者只要經過實驗或數學的推演,就會有明確的答案。社會科學是你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若以「地理」觀點看台灣,台灣有「人民、土地、政府、主權」,更沒有受到其他國家的統治,當然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可是若以「法理」來論述,擁有一個地區的主權有很多不同的要件,其中一個就是「繼承」,「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要「繼承」「中華民國」,在國際上這是被接受的,也因為如此,北京政權才繼承了「中華民國」的駐韓國大使館。若以台灣人的「主觀意識」來論述,台灣的國家定位應該聽聽台灣人自己的意見,台灣從未在主權問題舉行過公投,但國會可以代表民意,而國會所訂定的《憲法增修條文》及《兩岸關係條例》,開宗明義就表示那些條文只適用於統一前的自由(台灣)地區,顯然的,它已將海峽兩岸定位為「分裂中的一個中國」,這是國會所訂定,不是施明德一個人就可以推翻。顯然的,將台灣當作已經獨立的國家是瞎子摸象,只摸到「地理」觀點而已。 施明德指責別人「沒有智慧」、「蠢蛋」,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到底誰才是「沒有智慧」、「蠢蛋」,獨派人士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抗拒北京政權的併吞,可是建立一個正常國家則有很多不同的理論,大家都堅持己見。「有智慧」的人面對這種情況會想盡辦法降低內耗,不要發生內鬥,施明德卻與不同意見的人開戰,更奇妙的是他戰爭的對象都是親密的支持者,促使朋友變成敵人,對政治人物而言這就是失敗,也因為如此,施明德的勢力才會快速衰退。讓人感到納悶的,到底誰「沒有智慧」、「蠢蛋」? 台教會的教授唯一夠格被指責「沒有智慧」、「蠢蛋」的地方就是將施明德捧得太高,使他一出獄立刻就變成大師,沒有機會當學徒。有很多政治犯當過學徒,因而少犯錯,至今還保有相當大的政治版圖。當年台教會的教授過度捧施明德,事實上是害了他。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