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對「野草莓運動」的正反思考

對「野草莓運動」的正反思考 PDF 列印 E-mail
2008/11/13, Thursday
        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簽署交流協議,國共兩黨誇稱這項「兩岸分治60年來最高層級人員到訪」的舉動,做的是「對人民有利」的事;而民進黨以維護主權為名所發動的圍城抗議行動,於116傍晚宣佈結束以後,自發性的群眾前往圓山方向與警察對峙,最後仍以流血衝突收場。第二天馬英九總統探視受傷員警並譴責群眾暴力,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卻還須為自己是不是「暴力小英」辯護。

        這時候一群身歷其境的大學生,觀察數日之後發起靜坐,抗議警察侵犯人權,至少具有相當程度的裁判作用。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面對抗議的學生,竟敢奢談美國經驗,說「美國警察執法更嚴格,民眾只要超過經警戒線,警棍就打下去」,正好暴露馬政府的顢頇心態!只要有看電視報紙的人都知道,警察胡亂盤查路人、胡亂取締國旗和標語、胡亂衝入唱片行消音,是警察超過界線,而不是民眾超過界線。

        學生靜坐的目的當然不是裁判這場衝突的是非而已,他們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包括許可制改為報備制、檢討禁制區的規定等等。這並不是一項新議題,自從1988年實施集會遊行法以來,雖然有綠黨及民間司改團體的批判,卻只經過19922002年兩次枝節的修改(例如七日前申請許可改成六日前),連民進黨八年執政期間也不夠重視,如今由清純的學生出面,兩大黨都應該感到慚愧才對。        不過無論如何,這一場陳雲林來台引起的爭議與衝突,如果只侷限在警察執法過當或修改集遊法的層次,實在是模糊焦點。淡江大學許慶雄教授說得好:「除非台灣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法上的國家,否則任何與北京的交流、談判、和解都是一面倒的投降之路。……當國際社會都把兩岸和解定位為『台北政府向中央臣服』的情況下,國民黨卻高談對等尊嚴……而台灣派與民進黨卻忙著拿青天白日旗來證明台灣是國家,要馬英九自稱是中華民國總統……這種是非不分、真假莫辨的立場,就是台灣的價值與信念嗎?」換句話說,這一場爭議與衝突的背後,隱藏著鉅大的騙局和危機,不知道自由廣場靜坐的青年學生能夠感受多少?        但願,這一群青年學生不是經過改良的肥厚的量產的普通草莓,而是散在田野之邊溝渠之旁的野草莓,他們是天生的台灣主體,他們只是聰明地暫時避開十幾年來沒有結果的統獨藍綠爭議,循著最大公約數往前邁進。(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