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中國國民黨應多認識憲政體制

中國國民黨應多認識憲政體制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12/23, Tuesday
中國國民黨在九合一敗選後引起內部鬥爭,黨紀搖搖欲墜,大家爭相挑戰黨政高層。相對地,民進黨卻「鐵紀如山」,主席蔡英文要求新北市、高雄市正副議長選舉公開亮票,將以高院「亮票無罪」判決書列席督軍,要求票票入匭,一旦跑票將受到最嚴厲黨紀處分。中國國民黨文傳會主委范姜泰基表示,民進黨過去數度要求執政黨放棄黨紀,現在卻擺出一副「我可以做,你不能做」的態度,根本是雙重標準。 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執政黨文傳會主委對憲政體制怎麼會那麼陌生,竟然將行政首長干預立法權的事件拿來與市議會選舉議長是否該秘密投票的事件混在一起,真叫人傻眼,難怪該黨會出現「獨裁者」。台灣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人民分別選出行政首長及議員(包括中央政府的立委),兩者都直接向人民負責,立法單位不得介入行政權,行政首長也不能干預立法權,否則就變成獨裁政權。當年蔣家就是以行政首長的身份左右立法單位,因而被稱為「獨裁者」。今日的馬英九就是利用黨紀左右執行立法權的立法委員,所以是「獨裁者」,民進黨及台聯立委佔據主席台抗爭,算是最溫和的民主運動。 市議會選議長是否該秘密投票,與行政權、立法權的分立完全是兩碼事,以往台灣各級單位開會都依循內政部公布的議事規則(行政命令),對事記名表決,對人秘密投票,然它只是行政命令,沒有約束力。上一屆高雄市議會選議長時,發生亮票事件,有多位議員被地檢署以洩漏非國防機密罪起訴,後來大家接受「認罪協商」,被處以緩刑,唯獨號稱高雄市議會「最牛」的議員蕭永達拒絕「認罪」,他所持的理由是議員選議長就像美國選舉人團選總統一樣,要對選民負責,當然要亮票。 美國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的規則並不是由選舉人自由投票選舉總統,而是規定將選票投給在該州勝選的總統候選人,選舉人必須宣誓不違背選民的託付,而且還有很多方法約束選舉人,其中一項就是投票時以記名的方式進行。同樣的道理,蕭永達在法院陳述,選民選舉議員時,心目中已有議長的人選,為了表達沒有違背選民的託付,必須亮票。高等法院採信蕭永達的說詞,判定蕭永達勝訴定讞,它已變成判例,民進黨就是依照該判例要求市議員亮票,這種做法完全合法、合理、合情,與中國國民黨的行政首長干預立法權完全是兩碼事。 連行政與立法合一的內閣制,行政首長都不能左右國會議員,否則行政首長就被認定是「獨裁者」,希特勒就是最明顯的例子,當年德國也是依民主程序選出國會議員,希特勒所有權力也都是來自國會授權,然而沒有人承認那時候的德國屬民主政治,而希特勒則被認定是「獨裁者」,因為他能左右國會議員。相對的,美國選舉人選總統時,沒有人指責記名投票的制度,更沒有人說它是獨裁行為,這些道理只有中國國民黨不懂,奇怪耶! 連內閣制國家的行政首長都不能干預立法權,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更不用說,台灣政壇最大的糾葛就是馬英九左右立法權,他已經是標準的「獨裁者」,綠營積極推動反獨裁運動,中國國民黨卻拿它與選民間接選舉議長的事件相提並論。依高等法院的判例,議員是代理選民選出立法單位的首長,亮票就像美國選舉人記名投票選總統一樣,它與馬英九左右立法權完全不同,中國國民黨應該多修一點憲政體制的課程。
最後更新 ( 2015/05/12, Tu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