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欲標榜清廉 應學習柯P

欲標榜清廉 應學習柯P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06 January 2015
周玉蔻爆料馬英九牽涉頂新案已相當長的時間,後來更直接了當的表示,頂新給馬英九兩億元,消息來自前國安系統高層,媒體界推測是張榮豐。這段期間馬英九並沒有動作,後來說要提出民事訴訟,媒體界有人建議,應該提刑事訴訟才對,因為民事訴訟檢察單位並不會介入調查,真相不可能水落石出。直到張榮豐表示他只說頂新的能力只能給兩億元,沒有說給誰之後,馬英九才提出刑事訴訟。 以前周玉蔻再怎麼爆料,馬英九都不接招,可是在張榮豐表態他不可能給周玉蔻任何證據之後,馬英九才發難,使人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以前他沒有動作,是因為不知道周玉蔻手上掌握多少證據,張榮豐表態之後,發現她並沒有掌控到直接證據,因而發難。由這些蛛絲馬跡看來,馬英九有投鼠忌器之嫌,在這種情況下,人民不可能相信馬英九能切割頂新。 正當大家在連結馬英九與頂新的關係時,施明德也軋上一腳,於元月一日在蘋果日報刊登「給馬英九的歲末夜語」這一篇文章中,表示馬英九「可能在卸任後,會成為台灣第二位入監的總統」,不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宣傳,廣告他的清廉,在文章中提到,「紅衫軍帳目,從匯集到結餘捐贈,我們不但完全公開,還函請台北市會計師公會派員,按照上市公司的查帳標準查證」。 一般人分不清楚「會計制度」與「會計師」,後者只是核對帳目,前者是公家機構設計的防弊制度,不只核對帳目,還監督收入與開支過程,例如公家機構設有公開招標、比價等制度,以防止官商勾結產生弊端。最重要的是「會計」與「出納」並不屬同一個單位,「管帳」與「管錢」者分開,以降低弊端。若沒有「會計制度」,有可能買了一萬元的物品,卻拿十萬元的發票報帳,這些都不是「會計師」可以找出來的弊端。公家機構的「會計制度」那麼嚴密,都有人繞過「會計制度」作弊,只依賴「會計師」核帳來防弊,簡直是天方夜譚。 台灣是相當容易出現弊端的國家,很多人力與財力花費在防弊方面,施明德一直強調他很清廉,不過他所拿來證明清廉的是「會計師」,稍有一點常識的人都很清楚,「會計師」核帳並不能防弊,台灣有哪一個貪腐大戶是因為帳目不合而出問題,就連施明德所質疑的馬英九競選經費,收入與開支也一樣吻合,「會計師」當然查不出問題,依施明德的邏輯,就不應該質疑馬英九,因為他們的帳目早經整理過,收入與開支必定吻合。 紅衫軍是臨時組織,不可能建立「會計制度」,到底是否出現弊端,只有參與的人才能感受到。司法能查出弊端,但司法沒有查出來的並不代表「清廉」,這是很普通的常識。施明德一直強調「清廉」,代表有人質疑有弊端存在,他就以「會計師」來釋疑,只是此方式不能代表沒有弊端,台灣的貪腐大戶處裡帳目時,沒有人笨到帳目出錯,顯然的,抬出「會計師」核帳並不能消除貪腐的疑慮。施明德若真的要表示清廉,唯一的方法就是依循柯文哲模式來處理。 台北市長選舉期間,連陣營打出「弊端」的烏賊戰,在司法層面上,柯、連兩人都沒有違法的問題,但在司法方面沒有問題並不能證明沒有弊端。很妙的,連勝文也提出願意接受「會計師」的查核,這也是欺人之言,會計師要如何查出弊端?倒是柯P一出招,立刻獲得大眾的信服,他公開二十年來夫婦報稅的資料,大家才發現他家庭的財產及開支,絕對不可能超出他的收入。連勝文就是不敢亮出報稅記錄,雙方勝負立分。 施明德一直強調「清廉」,只是「會計師」並不能證明其「清廉」,他若要釋疑,應該學習柯P ,公布二十年來的報稅資料,若是收入超過家庭的財產及開支,不用「會計師」核帳也能證明其清白。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