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新版《雙城記》?

新版《雙城記》?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敏洪奎   
Tuesday, 03 February 2015
不久前在法國巴黎和國內台北市,先後發生兩樁背景各異情節也不同,但都指向同一遠因事件。前者已轟動全球,後者則即在本國也少有人注意。

---------------------------------------------------------------------

這兩樁案件,前者是三名伊斯蘭教激烈份子衝入雜誌社,槍殺12名該社高級人員,起因是刊物以漫畫嘲弄先知,被視為褻瀆神聖。後者則是嫁來台灣之「中配」張秀葉公然向市府叫陣,聲稱「信義分局換十個分局長也沒用」,意在反嗆柯市長之前所說:「信義分局若不能制止聚集101廣場愛國同心會成員威脅法輪功修煉,分局長即須換人」之警告。

突入雜誌社行兇的三名殺手,都是第二代或第三代法裔突尼西亞移民,向台灣社會挑釁的張秀葉是來自中國的外配。缺乏應有警覺的移民法規,造成他們得以在所歸化國度逞凶或撒潑。所謂歸化,不僅只是形式上取得國籍成為公民即算完成。真正的歸化,應是在生活上溶入所歸化國家主流社會,精神上認同所歸化國家主流價值。

張秀葉自稱是共產黨派來的打手,不論是確有其事或是她自我吹噓,都已是無視於台灣法律。盧月香則是不僅自身朝拜毛屍,也「想讓台灣的立法委員、將軍也來跪毛主席」。據傳近年來中國來台配偶已逾32萬人,不知其中尚有多少未現身周秀葉和盧月香。國人面對中配潮湧,是否可以少發「包容」、「多元」之類高論,而多一份警惕和敵我意識?

張秀葉目無公權力的嘴臉,也頗能引發不少聯想,茲謹略舉數項。

其一是在西歐國家展示納粹標誌,甚至行納粹式舉臂禮都屬非法。而「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對岸現政權即應屬竊據國土叛亂組織,其五星旗字也是非法標記,何以能允許愛國同心會在廣場揮舞展示?南韓政府能否准許國民在首都首爾揮舞北韓國旗?

其二是國內警察平素威風十足,動輒指控人民妨害公務上銬押人,或是舉牌警告聚會人民「行為違法」,為何面對該愛國同心會佔據廣場地盤,對過往路人形成精神威脅,反而不敢斷然下令解散?信義分局顧忌的是什麼,能否對國人略作說明?

其三是假定張秀葉和盧月香不是嫁來台灣而是嫁到新加坡,試問前者敢不敢叫囂,換十個分局長也沒用?後者又敢不敢說,讓當地的國會議員也跪拜毛主席?只怕她二人此言一出口,即將面臨撤銷國籍、驅逐出境之命運。台灣真太好欺負了。

英國名作家狄更斯有名著《雙城記》,勾繪出書中人物人性種種層面,大有警世效應。本文所舉發生於巴黎和台北市兩樁事件,應也可對國人略有啟示,所以或可稱之為新版《雙城記》?

Last Updated ( Friday, 06 February 2015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