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活動快訊 arrow 2/6我是人我反核 五六運動百夜將落幕

2/6我是人我反核 五六運動百夜將落幕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Friday, 06 February 2015
從2013年三月反核大遊行前夕開始,每週五傍晚六點在自由廣場持續近兩年不輟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將在本週五(2月6日)邁入第一百個夜晚,並就此寫下句點。五六運動第一百集前夕,《沃草》專訪五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柯一正導演。柯一正表示,政府已在去年四月宣布核四停工,隨著去年1129九合一選舉政治板塊翻轉,五六運動也將改變活動形態,最終他希望能透過網路打造一個「透明國度」,不分藍綠推薦公民最好的候選人。自稱不習慣離別場合的他笑談這個週五的告別之夜說,「五六運動」將快樂收場,「我不會哭的」!

---------------------------------------------------------------------

從2013年三月反核大遊行前夕開始,每週五傍晚六點在自由廣場持續近兩年不輟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將在本週五(2月6日)邁入第一百個夜晚,並就此寫下句點。五六運動第一百集前夕,《沃草》專訪五六運動的發起人之一柯一正導演。柯一正表示,政府已在去年四月宣布核四停工,隨著去年1129九合一選舉政治板塊翻轉,五六運動也將改變活動形態,最終他希望能透過網路打造一個「透明國度」,不分藍綠推薦公民最好的候選人。自稱不習慣離別場合的他笑談這個週五的告別之夜說,「五六運動」將快樂收場,「我不會哭的」!

柯一正:一開始就想做至少一百集!

2013年3月8日反核大遊行前夕,導演柯一正、吳乙峰以及作家小野等人思考,反核遊行雖然有上萬人走上街頭,但政府卻不予理會,必須讓活動延續下去,因此決定每週五傍晚六點,舉辦「五六運動」,一同為反核四發聲。每週五晚上六點開始,圍著簡單的木製舞台,民眾自發性的參與「不要核四五六」運動,至今不曾間斷。現場除了邀請講者、樂團,更強調公民自主上台表達意見,從「核能」討論到廣泛的社會議題。

柯一正表示,「五六運動」最初每場有五百到八百人參與,現今熱度雖不若往昔,但已形成固定客群。柯一正回憶時笑言,去年颱風夜他與吳乙峰曾說「把自己綁在柱子上也要到場,即使什麼都不做也沒關係」,最後現場居然來了一百多個人,因為大家認為颱風天沒有人會到,紛紛穿雨衣到場支援,讓他相當感動。

柯一正期待,五六運動讓自由廣場成為英國的海德公園,公民只要站上肥皂箱就能平等地發表意見。此外,五六運動更協助士林王家籌措擔保金、並在林義雄為反核絕食時紮營,並串聯一千多位藝文界導演、作家、設計師簽名反對馬政府核四政策。

去年四月,總統馬英九宣布核四「停工不停建」,反核四運動告一段落,柯一正表示,五六運動隨持續監督,避免政府將核四預算偷渡。柯一正認為,核電問題最簡單的解決方式是如核能專家所言,改變電力配送系統,把運輸時浪費的電撿回來,將多出百分之三十的電力,「核一、二、三、四加起來也不過站台灣總電量的百分之二十而已」,甚至可以讓電價降低,減少消耗其他能源耗材。

此外,核四停工後的「五六運動」更轉型為「公民論壇」延續至今,除了核電,每週選擇一個主題深度討論,航空城、文萌樓等城市發展議題,都名列其中,「這個政府已經不分藍綠的在掠奪人民土地,希望把各個議題讓更多人知道」。

不要運動光環 只願當「透明人」

「五六運動成員很有趣,我一直說我們是一群透明人,參加很多議題,但很少主導活動。」柯一正表示,即使是由他們自己在自由廣場固定舉辦的五六運動,志工僅負責燈光音響,各個社會團體、公民才是主角。

「透明人」的角色也在太陽花運動發揮淋漓,柯一正談及,318運動退場時,許多五六志工協助運動領袖離開,但最後輪到NGO上台講話時,五六成員卻不搶光環,選擇離開。「我們就是透明人,讓大家看不到,有那個機會貢獻就覺得不錯了」。柯一正表示,當天下午退場消息確定後,他就搭飛機出國,並留了話「我不太習慣離別的場面,我先走了」。

柯一正感嘆,台灣有許多NGO團體長期耕耘土地、民權等不同議題,但各做各的,資源無法有效共享。各個團體努力這麼久,必然怕被別人融合、收割,但五六成員秉持「公民身份」就沒有負擔。柯一正舉例,過去協助其他團體的活動時,對方會問「你們會不會穿制服」,擔心外界認為活動由「五六運動」發起,但「我們根本沒有制服」,五六志工們有各自關懷議題,文萌樓、護樹,各種人聯結起來都可以變成新的力量。當記者問及串聯組織是否為五六的目標?柯一正笑答「我們沒有這麼大的野心,但只要別人願意做我們都願意支持」。

「透明人」想打造「透明國度」

談及為何結束「五六運動」,柯一正開玩笑表示「因為冬天到了,好冷哦!」隨後認真表示,他認為應該改變活動形態,省下力氣做更多事。

柯一正說,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政治板塊翻轉,他們認為除了抗議、衝撞,可以轉而注意政府的發展方向。柯一正表示,臺北市長柯文哲出線讓大家很興奮,選前他就期許柯文哲一切透明,讓大家看見透明的地方政府,並希望未來能出現透明的中央政府。「不管我有沒有參加,我都贊成第三勢力出來,做得好就能取代藍綠」,柯一正表示,五六運動也在調整,因為整體政治重心轉移會再影響衝擊2016選舉。

柯一正表示,「台灣變這麼糟糕都是五、六十歲的搞的」,他認為時間到了,應該交棒給下個世代。柯一正說,318運動時在立法院看到許多人每天認真想著「明天我要怎樣?」,「我們是為了什麼進來?」,他認為每個人保持這樣的初衷。「台灣是個欺騙的社會,像是盜版氾濫也不會害羞,這些觀念要一步一步改,我希望有個『透明國度』」。

柯一正表示,「透明國度」是透過網路創造類似現行政府的機構,公民可以以創意方式討論如何改變制度,例如目前監察院沒什麼功能,可以由落選政黨提名監察院官員,或者討論誰來當總統或行政院長,成為一個「理想國度」。如果做大,選舉可以透過配票,由「透明國度」不分藍綠推薦公民最好的候選人,把他最想要的國家形式,以及承諾、道義、不說謊等為人最基本的態度在透明國度中展現。柯一正表示,希望透過「透明國度」召集很多公民,「不是一個政黨,但做起來會是一個力量,讓人在那邊找到希望」。

柯一正:五六運動要快樂收場

柯一正表示,「五六運動」共有一千多名報名志工,其中五十幾位為「很愛管閒事」的常態參與者。柯一正表示,五六結束後,他與小野計劃成立運動紀錄片小組,訓練志工攝影與剪接,未來可以透過影像記錄各種議題,並透過剪接傳遞出去。

柯一正說,五六運動第一百集,會以吃吃喝喝,快快樂樂收場。「我們都是這種態度,即使抗爭,我們都很快樂,我們不會輸,有只要堅持就會完成些什麼的想法。」自稱不習慣離別場面的柯一正笑談有些不捨,「我相信很多人會哭,但我不太會,我會躲開!」


撰文:武陵 / 攝影:何宇軒 / 影音:陳東

資料來源:國會無雙

相關資料:臉書

Last Updated ( Friday, 06 February 2015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