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談人性、談人權,不是談政治

談人性、談人權,不是談政治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25 November 2008
       《真愛無染》的作者大卿禪師回台定居超過半年,最近與各地弟子、同修的網路通訊增加了「大津事件」(呼籲司法獨立)以及「國際學者專家憂慮台灣司法倒退的一封公開信」之類的文章,於是有少部份弟子起疑:禪師為什麼要談政治?談政治會不會造成弘法障礙?

        禪師回答:我沒有談政治,只是談人性,頂多在談人權。他收過一位弟子的修行日記,說不久以前進入中國海關竟被盤問「你是不是民進黨的?」另一位擔任公務員的弟子也記說,阿扁被銬上手銬那一天,他們辦公室的同事們竟然高聲歡呼。禪師直截了當地說這些都是共產黨的行為,中共只許人們有中國感情、不准人們有台灣感情;而陳水扁固然在道德上有瑕疵,但法律上尚未起訴尚未定罪,對一位卸任總統如此銬上手銬實在是一種革命和清算的行為,而台灣的公務員在辦公室這樣同聲歡呼,不但不知行政中立,而且不顧其他立場同仁的心在淌血,這樣扭曲人性、歌頌革命,豈不是都共產黨化了嗎?

        其次,禪師談到10251106的陳雲林來台事件,他問台灣是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對於一個共產黨要員來台,有必要如此擴大封鎖、道路淨空,不能讓他看到國旗或聽到嗆聲嗎?民進黨「依法」申請集會遊行屢被駁回,後來核准了卻又將馬陳會的時間提前,都是刺激群眾、引發所謂暴力的原因。結果,少數民眾的激烈行為又被馬政府引為抗拒認錯、抗拒修法的理由,說「問題不在報備、而在暴力」,難怪指揮員警闖入唱片行消音的北投分局長,有恃無恐拒絕道歉,公然說下次發生同樣的事還會做同樣的動作。        本來陳雲林來台事件牽涉更高層次的中國政策誰來監督的問題,以及台灣政府是否自我矮化的問題,但是一旦牽涉統獨尊嚴、國家定位,藍綠只會吵個不休,幸好野草莓出來另闢蹊徑,要求修改集遊法、抗議行政濫權、要求馬英九劉兆玄道歉。表面上是轉移焦點,實際上是從人性的最大公約數,也就是人權的角度入手,要糾正馬劉政府的威權心態。

        禪師每天閱讀一百多位在家弟子的修行日記,所以資訊相當充分,最近看到台灣政壇為什麼貪污的都是民進黨,有這麼巧合嗎?國民黨不但行政立法的權力一把抓,司法方面連假動作也不必做了,造成台灣社會濃濃的肅殺之氣,禪師於是發出獅子吼,希望有助於遏止這個「共產黨化」的趨勢。(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