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貪污還是操作

貪污還是操作 PDF 列印 E-mail
2008/11/25, Tuesday
        藍抹黑綠,說綠貪腐,只要多數人相信就可以了,就會得到回報,且是大到詐得政權的大豐收。食隨知味後的黨國,繼續以同一方法往上抹黑綠色政治人物,營造民氣可用的氣氛,違法押人成為名正言順的義舉,既便於取供,又可挫傷台灣人的自尊,讓台灣人看不起自己人,這是終統的鋪路工程,用計極深。但是,綠色真的是貪腐集團嗎?我舉不服羈押陳水扁的抗告理由,敬供大家思考。 一、     裁准羈押前總統後,藍綠雙方反應激烈,所以如此是媒體向來惡意宣染,陳水扁已被抹黑成部分人所仇視的壞人。舉此事實,是要強調法院為國家的統治機關之一,具有安定社會人心的功能及職責。被告是剛下任的總統,不可否認他仍擁有不少粉絲及支持者,原裁定置辯護人之提醒如罔聞,已使藍綠對抗更為嚴重,社會的祥和更難以維護,實有不當。二、    聲押庭不作有罪無罪的攻防,但還是需要釋明被告涉嫌重大。這方面,我們認為檢察官的釋明仍有不足。我們知道官場有首長特支費的存在,且由來已久,但特支費的性質為何,無明確的法律可資遵循,全國無一致的使用規矩,於是各機關首長各行其是,有人當做薪水的一部分,認係額外補助,性質與薪水相同,像台北馬前市長將市長特別費匯進戶頭就是一例。李前總統也視之為薪水的一部分,任意支用,甚至用到日常家居生活的開支上。總統府下的辦公室,雖不是法定編制,其主任卻可主宰府內開支,會計單位從不異議。他(林德訓)供明接任的時候,根本不知如何處理國務費及機要費的報銷,請教老手及會計單位也無人可教他,於是一切按照前任總統的前例辦理,如此摸石過河,小心翼翼,總統卻受貪污、侵佔的指控,我們要問違法報銷的法源依據在哪裡?若無法可據,那有違法可言?按照檢方的筆錄,總統百忙之身,竟像一小公司的帳房在管費用怎麼報銷。報銷的工作是幕僚的工作及責任,陳鎮慧及馬永成、林德訓的總統府辦公室主任的報銷工作縱然可議,總統既不參與其事,豈可論總統以共犯自責?三、     我們不要忽略被告一直在參選各種公職,有合法的競選經費捐助的收入,而政府協助廠商取得設廠土地,以留住廠商不外移,是公職分內的事,因此幫林百里取得設廠用地,檢方說被告索取四億元好處,卻看不到充實無暇的證據,被告夫人匯往國外的款項,被告辯說選舉經費的結餘,檢方卻硬與索賄四億元扯在一起,期間確實存有尚帶釐清的空間。由尚所述,被告是否涉嫌重大,其實大有疑問,何能據以羈押被告?四、     羈押的目的在防止被告脫逃、勾串證人,不在於押人取供或收集證據,也不在幫助檢方追述成功。換言之,被告如果飯嫌明確,縱不羈押,仍難逃刑責,本案檢方既以被告犯重罪為聲請羈押的理由,所附證據果然無誤,被告刑責難逃脫,根本沒有羈押的必要,實有以本案一改向來羈押辦案積習的必要。五、     何況裁准羈押之前,總要考慮比例原則問題。被告是剛下任的總統,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他不會脫逃,而所有所謂的共犯均在羈押禁見中,亦無勾串證人的可能,更無勾串的事實;他的夫人健康情形一直不佳,大小便失禁,隨時需要被告陪侍在側,為公知的事實,如以尚待補證的犯罪事實,羈押一位主觀、客觀上均不應加以羈押的前任總統,顯然有失比例原則,必招物議而失其正當性。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