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誣英雄為被告之不當

誣英雄為被告之不當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Tuesday, 24 February 2015
自由、平等、民主等人權,不會平白從天上掉下來,對台灣人而言,尤其如此。好在天道好還,壓力愈大,反彈就愈高,台灣人看似軟弱可欺,任人軟土深掘,但台灣人從未停止反抗,是不受屈辱的民族。

滿清割讓台灣給日本,台灣人背負棄兒的悲憤,卻從未對日本人認賊作父,不但頻起武裝抗暴事件,政治抗爭及爭取台灣人自治的群眾運動也未曾中斷。當老國民黨高官,罵台灣人「混蛋」、「皇民餘孽」時,一下子刺痛了全台灣人,反彈力道之大,竟是不約而同的人人對國民黨說不,國民黨人怎麼也想不到幾十年來厚植的統治基礎,一夕之間,竟如土崩瓦解般地被打趴在地,創傷之重,直達筋骨,連2016的總統寶座,它已不存奢望。台灣人的不可輕侮,由此可見。

這樣說來,顯然與台灣人常告誡子女「有耳無嘴」的實情不符,道理何在?

日據時代,台灣人雖被異族統治,但比較日本政府與國民政府的統治成績,客觀來說,前者優於後者,台灣人至今對日本人友善,也是比較後相對差異的結果。別的不說,有關刑事處罰方面的待遇,就有很大的不同。日本法院對台灣人的抗爭,沒有判過台灣人死刑,自由刑也沒有五年、十年到無期的重刑,也就因為這樣,台灣人誤以為所有政府對待它的子民就應該如此。國民政府來的時候台灣人陶醉在祖國懷抱一定更為溫暖、可親的迷思下,延續對日本人要求議會設置、居民自治的主張向「祖國」爭取,他們不瞭解滿身充滿惡質中國文化的來人,其實毫無文明社會的素養,內心比日本人更兇暴殘忍,這些敢於出面爭取的「頭人」,不久之後便莫名其妙的一一被槍斃並曓屍荒野,甚而屍骨無存。至於倖而逃過一死的,重刑加身一定免不了,如此以恐怖暴力對待台灣,竟然長達三十餘年,其間「抓耙仔」充斥,他們無孔不入,使人人自危,隨時可能會大難臨頭,在這種氛圍下,大人對不公不義尚且不敢批評,告誡子女「有耳無嘴」,自是當然的結果。

如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成為名言,也已深植民心。衝破國民黨恐怖統治的原動力,就是源自這句話的化學作用,其具體展現的行為,就是群眾運動。從美麗島事件、民進黨創黨、野百合學運到太陽花學運,一波比一波強勁有力,太陽花學運解開了台灣人心中的「警總」,促使他們主動出錢出力競相投靠,又鼓舞五十萬人自甘站上街頭支援,其場面之大,為台灣歷史上前所未見,所代表的意義及其影響,更足以拉拔台灣免於淪亡。這絕對是台灣歷史上可歌可泣的大事,而太陽花孩子們的勇敢表現,也一定會在歷史上留名。

太陽花學運帶給我們的貢獻多到無可計數,首先是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敗,馬英九不得不辭黨主席,而政黨輪替將會在2016實現,如今已可預見,若合併馬的左右多人連續「跳船」,陳長文、傅建中、李艷秋等馬友友及胡忠信、洛桑基等媒體名嘴,紛紛勸馬即時引退,也讓我們預感:「國民黨沒倒,台灣未好」就要成真。此外,沒有太陽花,台北市政府不會輪替,我們也就無從看到官商勾結的醜陋面,更談不到阻止其惡化;至於藍色肥貓處處飽食民脂民膏不以為恥,沒有柯P的話,這亂像不會自然消除。

但是,台北地檢署的檢察官、羅瑩雪們見不及此,起訴太陽花英雄們煽惑他人犯罪、妨害公務等罪名,不知善用刑法不同處遇的相關條文,徒見其眼光膚淺、格調太低,已落得「法匠」之譏,枉為法律人。
Last Updated ( Tuesday, 03 March 2015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