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人破病kah因果報應無關係!

人破病kah因果報應無關係!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南衡   
Friday, 13 March 2015
讀大學的時bat佇好朋友林天皓兄的厝,看tio̍h一幅對聯:「非關因果方行善,豈為功名始讀書。」意思是講:是因為驚因果報應才做好代誌,那會是為tio̍h得功名作官才讀冊。一般人作善事是ùi真高尚的善心發起的,去想因果報應hiah呢低路的代誌。善惡敢一定有報?無拄拄。「好心倒咧餓,歹心戴紗帽。」「做惡做毒騎馬硌硞(lo̍k-kho̍k),好心好行無衫thang穿。」攏是咱先民ùi生活中體驗出來的台灣俗語話,相信是逐項代誌攏一定「善惡有報」。 二月底,台北市長柯文哲接受母校《建中青年》的訪問,有提起內湖慈濟開發案,伊干單感慨講慈濟用hiah濟錢去買保護區的地,「beh改作開發,奇怪ē!」就引起釋昭慧佇面冊頂面講柯P干單看tio̍h「開發」兩字,tio̍h「口吐狂言、以任情戕(chhiông)害慈濟人的善心、善念。」罵柯P是「恩將仇報」,伊會冷眼看柯P,靜待「善惡必報」的昭昭天理。針對「善惡必報」,釋昭慧而後佇伊的面冊頂面解說講,逐個kā焦點集中佇chit四字,伊無心咒詛任何人,只不過是照實講。因為邪惡的念力kah言語,會增加致癌、中風、內分泌、心血管kah消化系統疾病的風險,che是「現世報」。 咱所尊敬的兩位大師,2008年的時按怎看待in家己的身苦病疼。   當時八十五歲的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按呢講:醫生講我得tio̍h肺腺癌的時,我確實有驚一tiô,想講我無食菸無飲酒,那會是我tio̍h咧?但是我心內有一個聲講:「為啥物別人to̍h應該tio̍h咧?」我跪落來,祈禱半點鐘,我問天主「你beh愛我創啥?我又koh老又koh破病的人,假如你若認為我chit-ê老廢物對別人猶有路用,tio̍h差用我。」我想講我會破病mā是天主的計畫,所以我tio̍h接受chit-ê病作我的「小天使」,提醒我,人生跑走teh beh到路尾,tio̍h拚勢衝,每一分每一秒都用來幫助別人超越死亡。   當時七十八歲的佛教法鼓山聖嚴法師按呢講:我知影真濟高僧攏是ùi艱苦中行出來的,像講佇台灣的印順導師(伊是釋證嚴kah釋昭慧的師父),一生kah注射吃藥結了不解之緣,投入佛學研究,tī伊一百歲的生命中,成就誠大。我chit生攏teh破病,逐個mā講我活無久,chiah-ê對我來講敢是因果業報?三年前我腰子發生問題,左旁的腰子生瘤,已經割掉,chhun落來正旁的腰子功能mā無啥好,每週攏tio̍h洗腎。有人講beh kā我換腰子,我拒絕,我老ah,浪費一粒腰子m̄是慈悲。我bē去問講:「我那會破病?我造了啥物孽?」mā bē對菩薩講:「按呢無公平!」病疼臨到我的時,我就面對伊、接受伊、處理伊、放落伊。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