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慈濟的無情與偽善

慈濟的無情與偽善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黃招榮   
Tuesday, 24 March 2015
日前,台北市一位七十二歲的黃女士在自由廣場看到我的文章〈如是我聞,不可思議〉後,心有戚戚焉,特別與我取得聯繫,希望透過我來代筆,揭露慈濟的偽善與無情。 黃女士在五年前去新店慈濟醫院,因為錢帶不夠,無法照X光, 若回家拿錢再往返,來不及接送孫子,於是想向慈濟醫院服務站商借三百元,並主動質押身份證及健保卡。想不到慈濟的人一口氣就回絕。黃女士氣憤的說:「如果要騙錢,也不會只騙三百元,更何況我主動質押雙證件」。(筆者註:號稱「救急不救窮」的慈濟完全不通人情,何來的慈悲?信徒捐善款給慈濟,就是基於信任慈濟會救苦救難;但慈濟卻不相信人性的誠信。好比「真心換絕情」)。 黃女士也曾參加慈濟的歲末祝福,當釋證嚴要離場,在場的志工卻叫與會者要跪下恭送「上人」。頓時,黃女士覺得常在大愛電視台聽到的「眾生平等」與現場看到的,根本是說一套,做一套。 以上是黃女士要我代筆寫出她的親身經歷。 黃女士的例子讓我聯想起羅東聖母醫院「不追窮人債」的善舉,每五年燒毀一批窮人寫下的借據,多年來默默行善,直到最近才被媒體披露;還有1896年來台灣彰化開設「蘭醫館」(今彰化基督教醫院)的蘭大衛醫師,領的是牧師的薪水(只有醫師收入的三十分之一)。在1928年,蘭大衛醫師的太太蓮瑪玉為了一位無親無故的十三歲台灣小孩周金耀,自願捐切自己的四塊皮膚給周金耀以保住其生命,寫下台灣醫療史上最感人的「切膚之愛」。以此兩例再對照慈濟不願在台東最急需的南迴開設醫院,卻選在距耕莘醫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根本是生意人逐利的作法,且又不願借三百元給一位近七十歲的老婦人,偽善又極度市儈,令人不齒。 日本明治維新的開國元勳板垣退助的名言:「上天既不在人上造人,亦不在人種上造人種」。當眾人都叫證嚴「上人」時,她可以嚴厲糾正並禁止,以身作則落實眾生平等,但她並沒有這麼作,且任職慈濟多項事業的董事長。這到底是六根清淨的出家人還是虛榮的世俗人? 管理學大師彼得克拉克在《非營利事業的經營》一書中指出:醫療、教育、宗教、社會服務等工作,不同於其它行業,其最終的目標是改變多少生命,而不是利潤的追求。如今慈濟卻大肆斂財、炒作地皮,美國分會甚至還投資「邪惡基金」,汲汲於營利,與行善的本意背道而馳。證明慈濟是自肥第一,行銷第二,微剩的才行善。慈濟的冰山一角已乍現,但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未爆彈?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