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解讀馬英九的道歉與不道歉

解讀馬英九的道歉與不道歉 PDF 列印 E-mail
2008/12/02, Tuesday
     「野草莓學運」的靜坐已十八天了,學生因不滿警察為維護陳雲林而嚴重侵犯人權(如取締拿國旗者、侵入私宅房間、干涉唱片行播音等情事),要求馬政府道歉。然而外表斯文,心態傲慢的馬英九,至今仍無任何道歉之意。     其實心態傲慢的馬英九,並非不曾有外表斯文的道歉之舉。他自接掌中國國民黨主席以來,就曾經對白色恐怖及二二八事件表示道歉。馬英九曾說:「『二二八事件』源於當局施政失敗,『白色恐怖』則是錯誤地將國際局勢延伸至國內,都是人權的嚴重污點。今天我們不但要以具體行動反省,也要教育下一代要永遠記取教訓。」(馬英九〈紀念台灣光復一甲子〉)。    近年來他頻頻造訪二二八受難家屬,讓部分骨頭疏軟的家屬向他變節投靠;他也曾把幾位在白色恐怖遭他們迫害的人士的圖像,懸掛在他們中央黨部外牆上,以示尊崇。然而馬英九在說完反省二二八事件以及白色恐怖的話之後,迫不及待加以說明:「同時,我們也應認識到,無論是『二二八事件』或『白色恐怖』性質都不是台獨運動,也不是『反抗外來政權』和『族群衝突』。」原來他反省「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的同時,流露出的是「大中國」與「反台獨」的情結,這才是他道歉的本意。    馬在「反省」白色恐怖時,更是選擇性的論述,對於心向北京的左翼社會主義運動,以及對於謝雪紅投奔北京的歷史,他才列入反省的範圍。這些案件以其過去的標準,是萬惡不赦的「匪諜」「奸匪」,如今卻為馬英九所津津樂道,主要原因,除了這些左翼運動、或心向中共的個案,符合他的「反台獨」與「大中國」意識形態之外,說穿了,舉這些案件來反省、道歉,也正好可以向北京中共當局輸誠。記得二○○六年二月廿七日國民黨中央舉行「還原二二八事件座談會」時,挑選兩名認同北京的當事人來座談(一為二二八事件參與人陳明忠,另一為白色恐怖受難人林書揚),馬英九還起立向兩位鞠躬致歉。像陳、林兩人那樣認同大中國的人,在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人當中,畢竟是少數,馬英九選擇這樣的對象來反省與道歉,用意何在?麻木的台灣人看不出來,北京當局可是窩心得很!    馬英九有過上述的道歉舉動,但是對於這次「野草莓學運」要求道歉,他為何至今仍不回應?我的解讀很簡單,他這次如果道歉的話,等於承認警察取締拿國旗等措施是錯的,那麼下次中國更高級人員來台的話,是否可以讓國旗出現呢?是否容許民眾示威表態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馬英九如何向中國當局交代?   原來他的道歉與不道歉,都是源自相同的心態。我不知道我這樣的解讀對不對?如果馬英九認為我這樣的解讀不對,那就請趕快道歉!否則台灣人權危矣!      猶記得馬英九曾說:「儘管目前的人權主張來自不同的政治顏色,但是真正的人權是沒有顏色的,真正的人權只有一個標準,是放諸四海皆準的。」(見二○○三年二月二十八日〈人權只有一個標準——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的歷史脈絡〉)此話說得真好,只是「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權,為何在國共勾搭時就走樣了呢?(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http://www.jimlee.org.tw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