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人驚無面,樹驚無皮!

人驚無面,樹驚無皮!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南衡   
Friday, 22 May 2015
檢方今年二月起訴、五月十一,一審法院認為朱高正目睭內根本無國家公權力,依照侮辱公務員kah傷害罪,判伊五個月徒刑,會tàng易科罰金十五萬、民事另外tio̍h賠償兩位警員一個七萬。朱高正不服、提出上訴,五月二六會koh開審議庭。 朱高正到底發生啥代誌?新聞報導講,2013年七月,前立法委員朱高正kah朋友作夥去西門町紅包場續攤(sòa-thoaⁿ)飲酒,酒後有kā女歌手搧嘴phóe,而後koh kah店家起爭執,店家報警來處理,朱高正侮辱koh罵前往處理的萬華分局吳沛樺kah張芳寧兩位警員「傻B」、「猴囝仔」,聽講有學過拳頭的朱高正力頭真飽,兩下手tio̍h kā兩位警員siak倒佇土腳、koh kâng拍tio̍h傷,警員才kā朱高正銬手銬、帶轉去警察局偵訊,朱高正猶koh烏白亂舞,兩位警員為tio̍h阻止kah顧慮tio̍h伊的安全,無法度才kā朱高正銬腳鐐。舊年2014年五月十五台北地方法院開庭審理的時,朱高正否認伊有犯罪,顚倒控告兩位警員銬伊腳鐐是執法過當,兩位警員真受氣、批評朱高正過頭hia-pai、橫霸,堅持告伊告到底!   代誌發生了後,因為不滿朱高正連一句失禮都無會,而且警員依法執行公務的時,定定會有大官、各級民意代表透過頂司施壓,kā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警察的尊嚴定定tàn佇土腳hông踏、真iàn氣!事實上原本作警員作kah真認真、真歡喜的吳沛樺煞相當喪志,甘願辭掉一個月七萬的好薪水,去夜市排路邊攤仔,一個月收入無四萬,完全是為tio̍h一個面子、一個尊嚴niā-niā。   兩千六百年前的古早古早,齊國發生真嚴重的飢荒,有一個名叫作黔敖的人,真好心準備食物佇路邊hō͘杇餓的人來食。有一個人用手ńg遮面真無氣力一步一步拖teh行。黔敖一手捧飯一手捧湯,喝講:「喂,來食!」Hit-ê杇餓的人夯頭kā看一下講:「我就是無願意食hō͘人用喝的來食的飯,才會枵餓到chit款!」頭越leh作伊去,黔敖趕緊逐徛去kā會失禮,hit-ê人無行倒轉來,而後活活餓死。事實上,黔敖已經kā伊會失禮ah,hit-ê人mā無必要hiah呢堅持。   咱台灣俗語話講:「人驚無面,樹驚無皮!」永過的人相信樹仔若無皮會死,人無面皮bē活,面皮就是尊嚴。   奇怪,一個小小的警員都知影啥物叫作「面皮」、啥物叫作「尊嚴」,是按怎有人作到總統、作到行政院長、作到部長、作到立法委員、縣長市長,竟然m̄知影啥物叫作「面皮」、啥物叫作「尊嚴」,激皮皮,tio̍h「一皮(phî)天下無難事」,人無惜面皮那像猶會活leh bē死。問題是,按呢敢好?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