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一時風駛一時船

一時風駛一時船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16 June 2015

蔡英文很可能成為台灣第一個女總統,施明德相當不服氣,認為她在收割成果,因而表示以身為鋤頭派的前主席,要來挑戰鐮刀派的現任主席。台灣從獨裁走到民主,是集眾人之力所完成,有人因此坐牢,多數人則沒有坐牢,但不是坐過牢的人貢獻就比較大。例如逼退萬年國會的臨門一腳是野百合學運所完成,他們並沒有坐牢;打敗中國國民黨保守勢力的是李前總統,他也沒有因此坐牢。顯然的,談貢獻不該比坐牢,若施明德硬要說坐過牢才算貢獻,那他才是「大鐮刀」,別忘了坐過牢的人太多了,而分到政治資源的只是少數人,對那些坐過牢而沒有分到政治資源的人來說,施明德是「大鐮刀」。台灣也真奇怪,政治犯不向保守勢力討債,卻找台灣人要債。

邱吉爾帶領英國與盟軍抵抗德國勢如破竹的侵略﹐終於反敗為勝﹐改寫歷史,算是英國的偉人。歐戰結束後,英國人不贊成參加亞洲的戰爭,加上國內住屋及疾病問題沒有處理好,造成邱吉爾在一九四五年的選舉失敗。倫敦時報準備寫一篇社論對他有所建議,當編輯拜訪他時,他對編輯說了兩個重點:「第一,我為我的職責奮戰(I fight for my corner);第二,酒店關門我就走(I leave when the pub closes)」,意指當英國人已不再需要他時,就離開他的職位。若說邱吉爾瀟灑,倒不如說他有智慧,知所進退的人永遠快樂。 國內有不少政治犯就是缺乏邱吉爾的智慧,不只自己不快樂,還引起團隊的困擾。戒嚴時期,民眾將政治犯當作英雄,所以在民進黨建黨初期,政黨的舞台就由政治犯佔據著。政壇上的架構,正像一齣戲,正常的劇團,演員上下「舞台」,應該依循劇情,可是部分政治犯上了「舞台」之後卻不依循劇情表演,抗拒其他演員上「舞台」,打亂了整個劇情。 政治民主化之後,英雄的角色逐漸淡化,民進黨的舞台因而易主,由於美麗島辯護律師能言善道,受到主流民意的擁護,政治犯因而失去舞台。有些政治犯依附主流民意或是淡出政壇,雖然失去主角的地位,還是備受敬重,有些人則對抗主流民意,他們立刻被掃入「垃圾桶」,後來想回歸主流民意,還是不被敬重。有些人誤以為「垃圾桶」就是天下,樂得在「垃圾桶」中稱王。 政治人物的特色是不容易講純真的話,有不少民眾對政治人物逐漸不喜歡,美麗島辯護律師所佔據的民進黨舞台因而出現變化,有些不太像政治人物的政治人物紛紛上了舞台,這期間的綠營人士有點像英國人,不理會政治人物以前做了甚麼?只關心未來能為台灣做甚麼?對部分政治犯而言,美麗島辯護律師佔民進黨的舞台他們都不服氣,這些沒有經過民主運動洗禮的人上了舞台更不能接受,因而有人開始對抗主流民意,他們沒有想到此舉會被掃入「垃圾桶」。 台灣的政治犯對國家的貢獻與邱吉爾比起來如何?當然有天壤之別,酒店都已經關門,有甚麼好留戀的?別忘了有邱吉爾的風範必定備受敬重,若對抗主流民意則會被掃入垃圾桶。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