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選擇性的道德譴責

選擇性的道德譴責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敏洪奎   
Wednesday, 26 August 2015
先生又哽咽了。日前總統府放映「蘆葦之歌」慰安婦紀錄片,據報導,他觀後致詞,又是數度哽咽。一個成年男人經常語帶哽咽,應不外是感情過於豐富時有潰堤之虞,或是精神已非正常,甚至是刻意表演裝可憐,三者必居其一。馬先生今後在剩餘任期內,最好能努力克制情緒,表現得正常一些,莫要繼續讓國人感覺尷尬或擔心他失控崩潰。 馬先生說,每次看到幾位前慰安婦阿嬤,「我都想到我媽媽」,「她們都是別人的女兒,別人的媽媽」。馬先生又說,國內猶有人聲稱慰安婦可能是自願的,「還算是文明國家嗎」?以及「怎麼會有人自願為奴隸,我死也不相信」。 不論其名稱為何,誘迫無助女性充當營妓性奴,都應受到道德譴責。然而多年來大力撻伐慰安婦制度人士,包括號稱「陪伴慰安婦阿嬤二十四年」的馬先生,為何面對或許比慰安婦現象更醜惡更殘酷的「軍中樂園」體制,反而視若無睹避而不談?難道台灣女性被日本皇軍蹂躪是天理不容,被本國軍人摧殘則很合天理,甚至可以譽為如某軍妓院對聯所書,是「小女子獻身報國」? 作家李敖在他所著《國民黨研究》一書裡,以目擊證人身份揭發昔年所謂軍中樂園、特約茶室等軍方妓院血淚內幕,包括一天接客五、六十次,乃至被心理反常軍人慘殺等等,本文實不能一一列舉。軍中樂園的陰暗往史,不知馬先生有所悉否。他若並非一無所知,而仍只顧死咬慰安婦議題,恐即難免雙重標準假慈悲之譏,年邁阿嬤或也僅只是政治運作的道具。 馬先生說他「死也不相信」,慰安婦也有自願者。但他似應知道即使在承平時期,也會有女性「自願從娼」,戰亂時代有人願主動充當慰安婦似更不足為異。即使時至今日,縱在尚稱富裕台灣社會,迫於生活而自願從娼案例仍是屢見不鮮。前此有少女為減輕家庭經濟壓力下海應召,被查獲捉到警局後和家人相擁痛哭,不過是冰山小小一角。馬先生用不到一死,也該能相信世間確有自願從娼這一殘酷事實。 當年的慰安婦事件,距今已有七十年之遙,老阿嬤已漸行凋零,但軍中樂園之存在去今未遠,曾在煉獄受難女性而仍健在者,應是遠遠超過年邁前慰安婦人數,也恐仍有不少是踡縮在陰暗角落,生活在往事陰影下。馬先生又能否把大張旗鼓給予前慰安婦的關愛,施捨少許給曾受自家政府非人對待的女性? 國家是否也該對她們誠摯道歉賠罪,給予她們精神和實質補償安慰,協助她們重建人格尊嚴?馬先生是否也該一如曾對小桃阿嬤所說,告訴她們一聲「不是你的錯」?國人是否也該把施諸日本政府的道德、壓力,同樣施加於本國政府?道德判斷和道德譴責,是否不容存有選擇性和雙重乃至多重標準?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