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納稅紀錄可以彰顯清白

納稅紀錄可以彰顯清白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5/08/31, Monday
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不滿台南巿議員王定宇指倒扁總部帳目不清而提出訴訟,最高法院於六月中旬判王定宇勝訴定讞,只是施明德向高院聲請再審成功。施明德於近日出庭前表示,「可以殺我,不要侮辱我人格」。王定宇表示,言論為涉及公益且可受大眾公評的事,並無惡意批評施明德。 施明德表示,他一向擔任「總統們的敵人」,他對公款使用極端嚴謹,並會設計一套帳戶管理辦法,當年的紅衫軍期間,一支傘、一頂帽、一把剪刀都要好多人簽名核准,當時他的肝生病,紅衫軍完全沒有任何一筆錢用在他個人身上。 這個問題出現一個大盲點,王定宇的確沒有抓到施明德汙錢的證據,但沒有被抓到證據並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台灣社會因汙錢而吃上官司的人並不多,但這不能代表台灣社會相當乾淨。中國近年來也積極肅貪,才出現幾個大案,以前沒有出現這些貪汙案件,大家相信中國官場很乾淨嗎? 施明德的說辭並不能取信於人,他表示紅衫軍的帳目很清楚,每一筆開支都經過很多人簽名,這是外行話,不知他是真的外行或是裝外行,台灣的貪污大案有哪一件是因為帳目不合而吃上官司?有哪一件是漏掉簽名而出問題,每一個貪污大案帳目都做得很漂亮,懂得貪汙的人帳目會做得很好。 在法律上施明德並沒有被抓到違法的證據,對一般人而言,沒有被抓到違法的證據就可以過得心安理得。只是施明德並不是要過一般平凡生活,他認為在政壇上可以闖出一片天,而扮演政治人物,重點不在自己有沒有犯罪的證據,而是自己是否能被選民認同,而選民評估政治人物的品德,也不是看政治人物是否有犯罪的證據,他們心中自有一把尺。施明德說他自己很清白,但一般民眾並不是依據當事人的陳述來評量一個人的道德標準。 顯然的,施明德與王定宇的官司,無論誰勝誰負,都不能證明施明德的清白。若是王定宇勝訴,只代表他的言論為涉及公益且可受大眾公評的事,若是敗訴,只代表他沒有充分的證據而公開陳述施明德在紅衫軍時期對金錢的處裡失當,也沒有牽涉到施明德的清白。然而施明德強調的是他個人的清白,事實上,就算勝訴,也不能證明他的清白。 柯文哲與連勝文競選台北市長時期,雙方都表示自己清白,對方不乾淨。在司法上兩人都沒有不乾淨的證據,只是選民並不看這些證據。最後柯文哲公布二十年來的納稅紀錄,顯示出他的收入高於家庭的財產加上二十年來的開支,選民相信他是乾淨的。連勝文就是不敢公布納稅紀錄,選民宣布他敗訴。 司法講究證據,只要沒有被搜到證據,犯罪者一樣可以逍遙法外,但沒有被搜到犯罪的證據還是不能證明一個人的清白。施明德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最好的一個方法就是學柯文哲公布二十年來的納稅紀錄,若是收入高於家庭的財產及二十年來的開支,選民當然相信他的清白,若是相反,或是不敢公布,在選民心目中,會認定就算他在紅衫軍時期沒有汙到錢,也會有其他不當的收入。請施明德趕快公布吧!大家等著看。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