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再談殷海光.兼說馬英九

再談殷海光.兼說馬英九 PDF Print E-mail
Friday, 26 December 2008
      上週本專欄已預告本週將繼續上上一週的話題,續談民主自由思想的啟蒙者殷海光教授。     其實殷海光並非自始即是自由主義者,早年在中國大陸時,殷海光仍有中華民族主義色彩,對法西斯的國民黨政權也未明顯排斥,不但如此,他還曾出任國民黨中央日報的主筆。因此,殷海光還曾名列中共開出的戰犯名單之中。有這種背景的殷海光,來台之後如果願跟國民黨搖旗吶喊,想必飛黃騰達。然而勇於思想的他,卻走上自由主義的道路,以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志業,開始批判專制腐敗的國民黨政權。一位原是中央日報的主筆,變成中央日報圍剿的對象,最後被禁止上課,並受特務的監視與騷擾。殷海光讓我們看到,有良知的知識份子的改變,是基於對思想與理想的忠實,明知對己不利,卻堅持到底;反之,政客(及御用學者文人)的善變,則是以名利、權勢為其驅動程式。    有人問,殷海光雖然反共、反國民黨,但身為「外省人」,他會支持台灣獨立嗎?須知,殷海光逝世於一九六八年,在那個黑暗統治的時代,談民主自由已夠危險,台獨言論豈有空間?但以殷海光的自由主義夥伴雷震來看,雷震在坐完十年牢獄之後,開始主張成立「中華台灣民主國」,以抵制中共政權的併吞。同樣以民主人權作為反共要義的殷海光,難道不會有相同的選擇?我且舉以下兩事,佐證殷海光挺台灣的立場:    大約在一九六年代初,台北市溫州街住有兩位重量級的台大教授,一為殷海光,一為彭明敏。根據彭教授回憶,殷海光常常在經過彭家時,在彭家的信箱投入字條或信箋,上面寫有一些關懷的留言。彭教授說,有一次殷教授在字條上寫著「台灣人敦厚、老實、淳樸的氣質,被國民黨破壞了!」可見他對台灣人的關心。後來殷海光的留言愈趨激烈,打倒國民黨之類的語氣都出來了。    還有一事,當時還是台大學生的謝聰敏,有次和殷海光聊天,殷海光在言談中說到:「國民黨如此欺負台灣人,台灣人應該起來推翻國民黨!」謝反問殷老師:「您是外省人,萬一台灣人當家,您不擔心嗎?」殷回答說:「我會容忍。」    一位崇尚自由人權的知識份子,必然與被宰制的弱勢者站在一起,而不趨炎附勢。崇尚人權的殷海光,必然與壓制人權的國民黨政權對抗,而與被宰制的台灣人民站在一起。   懷念這位風骨嶙峋的自由主義者,難免就要拿黨國之子的馬英九來做個對比。    殷教授曾說:「我們反共就是為了保衛人權。反共者摧殘人權,是反共者最顯明的諷刺。」此話出自殷教授的一篇文章〈你要不要做人?〉,這讓我想起對原住民說出「我把你們當人看」的馬英九,當年專門效忠「反共者摧殘人權」的蔣政權,而不是站在弱勢的台灣人及民主運動的陣營。馬英九長期的反民主言行,都有稽可查,連總統直接民選他都反對。然而到了參選總統之前,他忽然轉而開明,肯定起《自由中國》與雷震的組黨,馬說:「儘管此事最後以失敗告終,但播下的自由思想種子,卻深植於新一代青年的心中。」(見《原鄉精神》頁七十一)其實自由思想的種子不曾在馬心中萌芽過。等到當選總統,他的態度立刻丕變,為了媚共,不惜以國家暴力侵犯人身與言論自由。連在台追求自由的藏人都遭壓制,更遑論拒絕達賴喇嘛來台。諷刺的是,「自由思想種子深植心中」的新一代青年起來要求馬政府對侵犯人權道歉,馬卻相應不理。馬英九從反共變成媚共,唯一沒變的是對自由人權的壓制,始終如一;站在強勢者的立場,也始終如一。(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http://www.jimlee.org.tw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