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如玄仙女與立倫王子

如玄仙女與立倫王子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麗伶   
Thursday, 26 November 2015
亞伯拉罕‧林肯曾說:「困境幾乎人人都能熬,但若要知道一個人的本色,給他權力吧。」用這句話來描述王如玄和朱立倫,以及無數經過中國國民黨洗禮的人,真是再貼切也不過。 朱玄配出線後,許多人不斷把從前的王律師拿來和後來的王主委做比較。一個曾頂著婦權和人權律師光環的人,會在短短幾年內從捍衛弱勢到以民事訴訟來對付已經走投無路的勞工,是令人百思不解的謎題。更何況還是勞委會的主委!然而,馬政府的內閣向來就很天才;經濟部不好好搞經濟,卻老是插嘴該由市場機制主導的股市(尹啟銘:股市兩萬點不是夢);環保署不保護環境,卻替重度汙染的石化業吹鑼打鼓(沈世宏:六輕十年雲林人更長命);教育部不專心百年樹人的事業卻拿學生開刀(先提告再撤告的吳思華)。更不用提,堂堂一位副總統,竟在經濟不景氣人民拉皮帶過日子時還「耍幽默」,表示無薪假是創新理念,令他「拍案叫絕」,所以發明的人「應該得諾貝爾獎」。 問題是國民黨和馬政府從來也不缺所謂的「專業人才」。正如同當年王律師進內閣時,有多少人和勞團也曾對她寄予厚望;像江宜樺也曾被尊稱為「自由派學者」;或者是出身兒福聯盟的王育敏,卻淪落為黑心油立委和國民黨的打手。總之,黨齡過百的國民黨就是這樣的染缸。 「當你剛進入一個臭氣沖天的環境時,你會立刻發現房間內有一股異味;但時間久了就會習慣,最後甚至不覺得臭味有什麼不對。」這就是如玄仙女與立倫王子的感覺。他們不僅已習慣國民黨的權貴、世襲、和虛矯的文化,甚至不覺得「臭味」有什麼不對,所以朱玄兩位都能面不改色的將無薪假和關廠工人的痛苦全部推給民進黨。至於當年拖延避見請願勞工最後還大舉提告的王主委,今日卻能哽咽著說關廠工人案一直是她離開勞委會後「心中最掛念的案件」。 中國國民黨不是民主政黨的事實,在「偷樑換柱」的劇碼中又再度被認證。一個有千億黨產還能借執政的優勢大發股市財的國民黨,它的存在對於民主台灣真是一大諷刺。可笑的是,即使在國民黨已經面對選民信心嚴重崩盤的今天,朱主席依舊推出一份充滿派系鬥爭和利益分贓,連泛藍媒體也批判為「史上最爛」的不分區名單。據說一位國民黨大老在看了不分區名單後感嘆說:「誰能救救國民黨?」 國民黨有救嗎?這種對台灣是負數的政黨值得救嗎?既然奴才最會的就是跟著主子一起兜圈子團團轉,國民黨的改革永遠不可能由內而起,也絕對不會是立倫王子的歷史定位。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