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反貪不仇富

反貪不仇富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Wednesday, 23 December 2015
自從王如玄的軍宅案爆發之後,中國國民黨(現在應該算新黨)的邱毅開第一槍,圍剿蔡英文家族的財富,一方面是為了「圍魏救趙」,讓輿論界不要將焦點集中在王如玄身上,一方面想炒熱選情,因為原來藍營的支持者相當沉靜,好像是洩了氣的皮球,完全彈不起來。馬英九執政之後,台灣的經濟整個垮下來,人民因而過著辛勞的生活。在這種環境下,人民最厭惡「貪」,中國國民黨卻意圖將「富」與「貪」結合在一起,只是稍有一點腦筋的人很清楚,「富」與「貪」完全是兩碼事,不能扯在一起。 九合一選舉時,中國國民黨相當穩固的台北市竟然大輸,其中馬、連之間的矛盾當然是重要原因之一,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連家的財產不容易解釋,其關鍵不在於「富」,而是「來源」,連家世代出身公務人員,卻成為巨富,若不經商,理財高手要累積上億的財產就相當困難,數百億則是神話,雖然沒有任何證據顯現出連家的汙點,只是人民不相信公務人員世家會有數百億財產,因而選民以選票做「政治審判」,讓連勝文不能入主台北市。 由連家的效應,讓中國國民黨誤以為過著貧困生活的台灣人會「仇富」,其實錯了,台灣人只「反貪」,但不「仇富」,因為在台灣經商致富的人太多了,在台北市只要張開眼睛都可以看到,「富」不是原罪。蔡英文的父兄並沒有當官,沒有機會以「權」養「錢」,也沒有用詐術去賺錢,選民怎麼可能會抵制? 中國國民黨也提出蔡家的地因地目變更而獲益甚多,這種事情若發生在今日,可能會讓人質疑,然而發生在幾十年前是極為正常,中國國民黨真的不知道台灣有很多「田僑」嗎?貧窮的農夫一夜致富大有人在,所以會如此是當時台灣的人口快速膨脹,且經濟活動由以農業為主流逐漸轉為以工商為主流,農業用地變成住宅或工商用地是很普遍的現象,因而產生很多「田僑」,若是當官的人變成「田僑」問題就大了,只是蔡英文的父兄並沒有人當官。 拿蔡家的致富與王如玄對比是有一點荒謬,蔡家的錢是來自經商及「田僑」,王如玄的問題卻出現在「軍宅」,若是她在五年的閉鎖期後才正式購買,甚麼錯都沒有,賺再多的錢也屬他私人的財產。身為律師說她沒有違法也讓人感到驚訝,事實上她已違反《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只是該法沒有訂出罰則而已,事實上沒有訂出罰則的法律太多了,連違反憲法都沒有訂出罰則。 上一屆總統大選期間,蘇嘉全也爆出農舍案,其蓋農舍的面積沒有超過法定限制,完全合法,中國國民黨挑他的毛病的地方有二:第一,農舍過度豪華;第二,種的是花,不是菜或其他農作物。這是無理取鬧,第一,農舍就要破破爛爛嗎?第二,農地不能種花嗎?不過為了選情,蘇嘉全還是將農地捐出,不過捐的方式與王如玄不一樣,王如玄是捐給十幾個私人單位,蘇嘉全則捐給公家機構。蘇嘉全若是捐給十幾個私人機構,中國國民黨的「鬥雞」恐怕要告他賄選了。 富有並沒有錯,以不當手段致富才是罪惡,選民有智慧分辨是非,唆使選民「仇富」是不能達到目的。中國國民黨有錢也不是罪惡,讓人民受不了的是在獨裁統治年代,他們以不正當手段取得財富才是問題。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