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新國會該如何處理〈憲政空窗危機〉

新國會該如何處理〈憲政空窗危機〉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范姜提昂   
Thursday, 21 January 2016
五月二十日為「總統就職日」並非憲法規定,憲法文件及法律都沒有具體規定。不過,一九四七年憲法公布後,南京政府制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舊版)」,第七條有明文規定:首屆總統、副總統於當選後「二十日內」就任。 一九四八年,首屆總統、副總統由國民大會分別選舉。結果,很快就選出蔣介石為總統;但副總統無人過半,最後是經過「四輪投票」才選出,已經拖到四月底。於是依據「二十日內就任」之規定,選擇「五月二十日」為就職日。 從此「五二〇」就成為固定的「總統交接日」,之所以不能改動,是因為總統「任期」明定在憲法,而任期不管幾年,均以首任就職日「五二〇」為基準,否則;往前挪,會縮短現任任期;往後挪,會侵犯新任任期,均違憲。有人主張修改選罷法,調整就職日就可以解除空窗危機,顯然並沒有抓到問題核心,並不可行。 連年動盪,不管怎麼做均須與民休息 其實,憲法明定的事,只有修憲能解決。去年的憲改運動,國會本來有機會學習「美國憲法第廿修正案」的做法,也就是提出「縮短現任任期」的修憲案。然後公告半年後,利用本次總統大選進行「公民複決」,是有機會做到「縮短現任總統任期,與國會同步改選」的目的,可惜來不及了,令人扼腕! 現在情況危急,各種背離我國「憲政現況」的點子紛紛出籠!有人放話,選後應該由多數黨組閣,看似可行,卻卡在一個簡單的道理:「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試想,由總統當選人親自或派人組閣,閣揆到底該聽誰的?甚至還有學院派提出龐大的因應工程,想特地選出「臨時內閣」度過空窗危機,聽了令人膽戰心驚!重點是,人民不會答應的,因為太累了! 從送仲丘、太陽花到1129地方政治板塊大位移,到去年輪到中央級大動盪,總統立委改選,國家前後動盪了三、四年!等老百姓選出總統,終於可以告一段落,與民休息了,就好比結束楚漢相爭,中國漢朝開國,宣布與民休息一般,否則,經濟如何復甦,百業如何再興? 天無二日!危機中強推多數組閣必添亂 再說「多數黨組閣」之議,小英好比太子,準備接大位,假如行得通,何以沒聽說,古代有哪位皇帝任命太子為宰相(由小英任閣揆)?或指定「由太子任命」宰相(小英決定閣揆人選)? 道理很清楚!太子乃儲君或副元首,而貫穿古今的道理只有一個:天無二日!元首只能有一個,且不能分享權力給副元首。先進國家不例外,凡猶如儲君的副總統,譬如美國,副總統向來被認為是最無聊的工作,常被脫口秀任意取笑,道理也在此。 而衡量眼前大勢,國民黨逆轉勝的機會幾近零,四個月空窗危機已經避無可避!去年的「憲法時刻」也已錯失,只能就「法律層次」尋求解方。目前情況,選後新國會是可以就政府「機能性或技術性」的交接程序與規定,完成「政府交接條例」之立法。 重點是:真正令國擔憂的是,現任總統會如何利用「憲法職權」為所欲為?而這部分很棘手的是,國會萬萬不能以「法律位階」的「交接條例」去限縮「憲法」賦予總統的「憲法職權」,這樣做違反法律倫理。那麼,該怎麼辦? 應修法讓〈總統當選人〉定期列席國安會 這要從何謂「總統憲法職權」切入:一般都說「國防、外交、兩岸」乃總統憲法職權,其實這個「社會共識」並非出自憲法文件,而是依據「國安會組織法」第二條,該條款定義「國家安全」是「國防、外交、兩岸關係及國家重大變故之相關事項」。 依據二OO二年立法院「委員提案四O七四號」檔案,乃當年泛藍立委為了限縮陳總統之職權而修訂,放到這個節骨眼的積極意義則在:這不是憲法規定,而是法律規範,自可由新國會修法:規定總統交接期內,國安會應定位為「任務型國安會」以進行國安交接為任務;現任總統應「至少多少天」召開國安會一次;而包含臨時召開者在內,均應邀請總統當選人列席。 這是因應特殊國情所提出的對策,必有助於新總統進入國安狀況;同時提供交接雙方的總統副總統進行「會前與會後」當面諮詢與交接之機會。其餘層級的交接則依據新國會制定的「交接條例」進行。 提醒新國會,制定「交接條例」請直接參考美國相關法律,而避免參考國民黨當初,為了因應陳總統卸任而研擬的交接草案,那個草案根本違反法律倫理與原則,爭議太大。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