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寄望立院「變天」後在政權輪替前能自覺

寄望立院「變天」後在政權輪替前能自覺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Wednesday, 03 February 2016
在迎接猴年來臨的前夕,第九屆、亦即最新一屆的立委選戰,終於由在野的民進黨達陣取得過半之絕對優勢席次,而外來政權的國民黨慘遭空前挫敗,卒使民進黨在贏取總統寶座大勝利之後,接踵也推舉出蘇嘉全、蔡其昌兩位新世代立委,順勢拿下立法院正副院長。因此,台灣人所追求的「當家作主」時代已然開啟,國會的第一波重點「攻防」法案將包括國民黨黨產的《政黨法》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以及攸關兩岸服貿和貨貿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卸任總統交接條例》等協議,這是政黨輪替「變天」後的新態勢,也是朝野各界關注的焦點。 回首台灣「民主化」的艱辛漫長過程中,如不是李登輝在一九八九年元月間責成國民黨籍立委排除萬難通過《第一屆中央資深民代自願退職條例》,則這一創立於民國十七年、後來雖在民國三十七年間,為因應行憲而改制的立法院,恐怕還被一大批當年追隨蔣介石亡命來台的老法統繼續盤踞,所幸國民黨本土派「集思會」的立委忠於職責,終使梁肅戎等第一屆資深立委們,不得不識相在一九九一年底自願退職,然而,事後李登輝為謀「精省」後的省議員出路考量,徒增不少立委席次來收容廢省後的民代,造成立法院又膨脹到兩百二十六席之多,導致林義雄逼迫阿扁力推「國會席次減半」為目前的一百一十三席,造成立委人數過與不及之局面,這是當前「國會改革」所要面對的課題,較諸當下所謂的「密室協商」火熱議題更為重要,允宜回復「減半」前的第二屆(一九九二年)全面改選立委時的一百六十一席為宜,否則,小黨甚難翻身而呈現不公平狀態。 事實上,當一九八九年通過《自願退職條例》,那一年正好是法國革命成功兩百年、也恰好是英國「光榮革命」屆滿三百周年,所以,準此論斷李登輝進行的台灣「寧靜革命」是晚了先進國家兩三百年之久 ! 縱然民進黨在首次執政時,阿扁接棒推動縮編席次為一半的「國會改革」、甚且廢除國民大會並強化立委職權來行使監委同意權,不料卻被反動的馬英九政權惡整,當年非但利用朝小野大之勢,杯葛監委提名而讓監察院「養蚊子」,甚且還首次改變總統選舉日期 ! 藉此來要脅國民黨立委配合以拉抬其個人岌岌可危的選情,在在顯示這個百年老政黨掌權的馬英九是如何倒行逆施,而這種種外來政權所作所為也不啻曝露出立法院本身身不由己之一斑,居然會放肆到封殺五權憲法所賦予監察院之同意權、甚且迎合當權的馬英九。 職是之故,在五月二十日才能全面改朝換代的「半空窗期」之前,與其侈談作秀式的打破「密室協商」議題,不如自我檢視何以立法院在昔日會被作家柏楊取笑為「立髮院」之譏,畢竟,從李登輝的「灌水」、阿扁的「減半」席次、或馬英九之「綁架」行止,企盼第九屆的立委們莫再重履覆轍,同時也相信小英「英派」作風會擇善固執、不再犯下前三位男總統之翻來覆去的權謀缺失。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