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一期一卉]林育卉 -NCC 無良的事千萬別做啊!

[一期一卉]林育卉 -NCC 無良的事千萬別做啊!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6/02/06, Saturday


2016122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以下簡稱NCC)突如其來舉行公聽會討論遠傳電信入主中嘉網路一案。據媒體報導,這場神秘又倉促的公聽會,不但NCC主委未到場,審議此案的相關委員亦未現身,連長期關心此案的公民團體代表及學者專家們也都來不及出席。但就在5天後的127日,NCC不顧各界質疑聲浪,委員會決定審議遠傳以認購公司債方式入主中嘉案,通過以附負擔方式通過該案:遠傳承諾於201611月底前,全面提升數位化進度、有線電視數位化五年投資40億元、光節點投資8億元、2017年第2季前全面關閉台北市三家系統業者(長德、麗冠、萬象)的類比頻道、公用頻道及地方自製頻道發展經費投資5億元等20項。

--------------------------------------------

 

 

一期一卉 - 林育卉 資深媒體人
NCC
無良的事千萬別做啊!

 

2016122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以下簡稱NCC)突如其來舉行公聽會討論遠傳電信入主中嘉網路一案。據媒體報導,這場神秘又倉促的公聽會,不但NCC主委未到場,審議此案的相關委員亦未現身,連長期關心此案的公民團體代表及學者專家們也都來不及出席。但就在5天後的127日,NCC不顧各界質疑聲浪,委員會決定審議遠傳以認購公司債方式入主中嘉案,通過以附負擔方式通過該案:遠傳承諾於201611月底前,全面提升數位化進度、有線電視數位化五年投資40億元、光節點投資8億元、2017年第2季前全面關閉台北市三家系統業者(長德、麗冠、萬象)的類比頻道、公用頻道及地方自製頻道發展經費投資5億元等20項。

2011年旺旺中時集團向NCC提出要併購中嘉網路,當時就受到國內學界及公民團體的強烈質疑,甚至發動遊行抗議此項併購案,2013年此案無疾而終。中嘉網路繼續尋求新買家,20156月底遠傳電信董事會通過以債權持有方式。20157月底,遠傳電信宣布與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基金(MSPE Asia)合作,由MSPEAsia旗下私募基金轉投資子公司(含六成外資、四成本土資金)買下中嘉股權,子公司再發行公司債,讓遠傳以不超過171.2億元債權持有方式,持有市值高達745億元的中嘉網路。

依據《有線廣播電視法》第10條第1款:「政府、政黨、其捐助成立之財團法人及其受託人不得直接、間接投資系統經營者。」但遠傳電信本身因有2.9%財政部、台銀與國發基金等官股持有股份,並不符廣電三法規定,依法無法直接購買中嘉。遠傳遂改弦易徹迂迴透過購買外商公司的可轉換公司債(以債作股),實質對中嘉握有控制權。先不說遠東集團(遠傳母公司)與國民黨間交互持股、資金盤根錯節,更令人心底發毛的是MSPE Asia背後的資本集團,其中有10%的股權來自於由中共國務院主導的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

此案除了有脫法與中資的疑慮之外,台灣的媒體生態屬於寡佔市場(Oligopoly),少數擁有有線電視系統的財閥就能決定民眾從媒體獲知資訊的傳遞,這是民主社會中脆弱的結構及病態的發展。換言之,掌控有線電視系統就是掌控言論自由。

目前全台系統業者分屬凱擘、中嘉、台固、台灣寬頻以及台灣數位光訊等五大MSOMultiple-System Operator)。這五大又掌握了全國約七成的有線收視戶:富邦蔡明忠的凱擘與台固佔35%、年代練台生結合其他系統業者如台灣寬頻、台基網及獨立系統台約佔30%、遠傳準備併購的中嘉集團則佔23.57%

這些財閥除了經營五大MSO還兼營頻道代理商,簡言之,就像經營一家雜貨店可以決定店裏要賣什麼商品。財閥們既掌握平台也擁有內容,決定了我家電視上演什麼節目!舉例來說,全區68個主要頻道中:凱擘透過投資頻道代理商、加上富邦人壽轉投資的浩緯,富邦可掌控29個頻道;年代練台生,同時也是佳訊錄影視聽企業(頻道代理商)的董事長,手中握有28個頻道;而中嘉旗下的全球數位媒體(頻道代理商),則代理八大、TVBS、中天等11個頻道。

遠傳併中嘉案,第一關公平會2015年底以附加條件通過中嘉案。第二關NCC旋即接手於選前一月初迅速審議,NCC一方面要求中嘉案的申請人摩根史丹利亞洲私募基金針對:公眾接近管道之開放性;頻道內容多樣性;消費者利益保障及回饋;經營效率提升;對媒體相關市場影響及對公共利益的影響等六大議題進一步說明,另一方面快馬加鞭審議,NCC參酌公平會決議,對遠傳訂出不得擔任董事、監察人和經理人;經由契約或其他方式任免人事或經由技術及顧問諮詢服務等方式,參與公司營運等。對市值超過745億的併購案,若遠傳違反附負擔,NCC表示將依《有線廣播電視法》裁處,可處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鍰,且可要求限期改善。殷鑑不遠,遠通欠交通部ETC的罰款前帳未清,NCC憑什麼覺得遠東徐旭東會改邪歸正,遵照規約辦事?

中嘉案有那麼急嗎?為什麼不等新政府上台再說?NCC副主委虞孝成解釋,NCC和警察、法院一樣,是依法執行職務的獨立機關,負責電信事業的監理,委員會採任期制,不受政黨左右,也不因執政者不同而改變標準。但副主委真是貴人多忘事,難道忘了所有NCC委員都是依照政黨比例產生,本屆當中1/2委員將在七月底任期屆滿。虞副主委此地無銀三百兩說NCC是獨立機關,也是豈不是讓大家看笑話嗎?

論語泰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新民意已經產生,NCC委員們即將歸建,何苦自毀名節?NCC,無良的事千萬別做啊!

最後更新 ( 2016/02/19,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