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台灣茶香釀啤酒 驚艷國際勇奪大獎

台灣茶香釀啤酒 驚艷國際勇奪大獎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Monday, 29 February 2016

有了台灣好茶加入釀造,去年啤酒頭在日本主辦的「國際啤酒大賽International Beer Cup(IBC)」中,一舉奪下實驗性啤酒銅牌和美式淡色啤酒銀牌的佳績,該場競賽多達750隻來自亞洲精釀酒廠強手的啤酒,也證明本土釀造有站上國際舞台的實力。

---------------------------------------------------------------------

上下游記者郭琇真   2016 年 02 月 29 日

 

你以為啤酒只能冰著喝?啤酒只能跟水果結合?去年甫成立的本土精釀啤酒品牌「啤酒頭」,大膽地把台灣茶、屏東可可豆放進啤酒裡,還順應節氣推出7款節氣啤酒,讓春收的烏龍茶釀成「穀雨」啤酒、立夏採收的東方美人茶製成「立秋」、冬茶鐵觀音混搭比利時雙倍啤酒成為「立冬」,其中後兩款啤酒適飲溫度不得低於12℃,否則會茶香盡失,如此細膩的創意,打破台灣人對啤酒的傳統認知。

有了台灣好茶加入釀造,去年啤酒頭在日本主辦的「國際啤酒大賽International Beer Cup(IBC)」中,一舉奪下實驗性啤酒銅牌和美式淡色啤酒銀牌的佳績,該場競賽多達750隻來自亞洲精釀酒廠強手的啤酒,也證明本土釀造有站上國際舞台的實力。


立秋啤酒加入茶元素(圖片提供/啤酒頭)
台灣加入WTO 促成民間精釀啤酒風

精釀啤酒(craft beer)風潮正在台灣吹起,所謂的精釀啤酒通常來自小型、家庭式釀酒廠(Homebrewing),這類小型釀酒商約莫1970年先於英國興起,而後擴及世界,和商業啤酒相比,精釀啤酒產量雖少,但釀出的味道、使用的材料較為多元。

2002年台灣加入WTO、政府廢止菸酒公賣後,民間曾興起一股精釀啤酒潮,當時民間小酒廠如雨後春筍冒出,但真正能存活下來,在國內大廠和進口啤酒間取得一席之地的卻不多,因此除了民間小酒廠外,自然也有釀酒狂熱者自組的社團組織。

3位自釀師 撞出節氣啤酒系列

啤酒頭3位創辦人段淵傑、宋培弘和葉奕辰便是依循這樣的脈絡結識,他們都是在家釀酒的狂熱分子,2010年因網路社群的牽線有了交流。段淵傑是民間小酒廠「北台灣麥酒廠」的釀酒師,宋培弘白天是工程師,晚上則在家搞自釀、拉同好,葉奕辰則因鑽研發酵技術而踏進釀酒領域,三人分為6、7、8年級生,卻因為啤酒而打破隔閡。

三人各有所長,聚在一起創立啤酒頭,就像啤酒配炸雞一樣搭。段淵傑具有民營小酒廠的釀酒技術,宋培弘玩自釀之餘,很擅長行銷包裝,而團隊中最年輕的葉奕辰則是「葉氏液態釀酒酵母專賣店」創辦人,

段淵傑指出,「若說麥芽是啤酒釀造中的靈魂,那酵母無非就是投手,台灣過去很少人做啤酒酵母,大多只能從國外進口種類較少的乾式酵母,而若要進口液態酵母,則得承擔長途運輸酵母恐失去活性、受汙染的問題,有了台製葉氏液態酵母後,啤酒頭能釀造的啤酒種類自然較不受限。」


啤酒頭創辦人宋培弘(左)、段淵傑(中)、葉奕辰(右)攝影/郭琇真
結合在地物產 茶葉擔綱啤酒花的角色

三個人是抱著「做出屬於台灣風格的精釀啤酒」而創立啤酒頭,他們不僅從「節氣」著手,打造屬於台灣時態的啤酒,多款啤酒還結合在地茶葉、小麥和可可釀造,例如「立秋」是挑選具有蜂蜜果香的東方美人茶、「立冬」則是茶韻渾厚的鐵觀音,段淵傑興奮的說,「台灣茶葉的品質在世界上數一數二,品種多到不得了,占有極高的發言權,因此好品質的茶葉拿來入酒,便能玩出很多可能性。」

茶葉要如何入酒呢?段淵傑解釋,釀啤酒不可或缺的無非是麥芽、啤酒花和酵母等3原料,其中啤酒花又分為香味型和苦味型兩種,掌控啤酒的香氣和苦的口感,以茶入酒便是讓茶葉取代其中香味型啤酒花的角色。

什麼茶葉搭配什麼種類的啤酒,自然有其學問。像屬於重發酵茶的鐵觀音,茶味濃厚、茶湯顏色也較深,搭配以果酯味見長、顏色較深的比利時雙倍啤酒,「果香味是爆炸性的高,釀出來的顏色也很符合比利時雙倍啤酒的風格。」段淵傑說。

而啤酒頭今年初發表的「小寒」,則以英式司陶特啤酒為基底,在其中添加屏東的可可豆。由於司陶特啤酒是採用深色麥芽釀造,其特色在重烘焙和濃郁的咖啡香氣,啤酒頭團隊在打造這支酒時,讓台灣可可豆同樣取代香味型啤酒花的角色,就像辛香料一樣,在熬煮麥汁添加,提升整體炭焦風味。


加入鐵觀音的立冬啤酒,味道醇厚(圖片提供/啤酒頭)
反覆嘗試、整鍋倒掉 民間精釀啤酒廠創業維艱

雖然啤酒備受好評,但過程並不容易,三人因為白天都有正業,只能利用晚間創業、討論實驗性啤酒的可能性,宋培弘說,「我們幾乎一個月才會見面一次,平常就是傳LINE分享想嘗試的釀酒配方,進行細節討論,然後在家自釀,最後在一起試喝。」

而精釀啤酒創業最困難的就在這反反覆覆的實驗過程,宋培弘表示,「你別以為自釀啤酒很簡單,通常在家實驗新配方,頂多做20到50公升,即便試喝後覺得味道不錯、很可行,但當把配方送到代工酒廠去仍有可能會失敗。」

宋培弘解釋,因為自釀啤酒要規模化,一次一批至少要2000公升,代工廠用大槽煮麥芽和在家買小型鍋具做的完全不一樣,規模化並不是單單製作啤酒的材料按比例放大就好,不同材料會因不同環境和製造方式而有風味走掉的風險,像去年便曾試驗一批2000公升最後付水流的悲慘紀錄,因此每一款酒的每一批裝瓶後,我們都要試喝、檢視品質才可賣出。

段淵傑補充,啤酒頭目前推出的7款節氣啤酒,分別有比利時雙倍啤酒、英式淺色愛爾啤酒、美式淺色愛爾啤酒等多款種類,每一款啤酒種類的苦味、麥味、果酯味、顏色都不盡相同,因此麥芽該選擇深色、淺色、大麥、小麥等,啤酒花的比例要多少,都端看釀酒師的經驗法則,從不斷實驗中搭配出符合該風格種類的啤酒,某種程度就像廚師做菜一樣,必須一再反覆嘗試,找出那「完美比例」。

除了釀酒影響品質外,品嚐時的溫度也很重要,相較帶有熱帶水果酒花香的「夏至」建議4℃到7℃飲用,「立秋」、「立冬」和「小寒」三款適飲溫度約介於12℃到14℃間,溫度稍微較高。

「對我來說做啤酒頭很過癮,」段淵傑表示,經營啤酒頭快一年以來,我不斷從中嘗試不同風格種類的啤酒,也開始學習用材料的搭配說啤酒的故事,讓更多非精釀啤酒的消費者能夠認識這塊領域,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成長。


啤酒的品評。(攝影/郭琇真)
土地長出來的啤酒 啤酒頭希望國際看見台灣

去年9月,剛成立不到半年、推出的啤酒產品只有5款的「啤酒頭」,在日本主辦的「國際啤酒大賽International Beer Cup(IBC)」中,一舉奪下實驗性啤酒銅牌和美式淡色啤酒銀牌的佳績,該場競賽多達750隻來自亞洲精釀酒廠強手的啤酒,三人對於這樣的成績十分驚喜。

這樣的獎勵某種程度正驗證了台灣的精釀啤酒也有站上國際舞台的可能,葉奕辰說,不僅如此,我們用台灣物產釀台灣啤酒,用節氣說台灣的故事,這也可以讓國際間不了解台灣是什麼樣子的人,有了媒介可以更加認識台灣。

去年拿到IBC競賽的兩隻啤酒(圖片來源/啤酒頭提供)

資料來源:上下游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