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雖死猷生鄭南榕與高清愿的「正難容」

雖死猷生鄭南榕與高清愿的「正難容」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6/04/06, Wednesday
在鄭南榕自焚前夕,高雄、台南與台中都先後宣布舉辦紀念活動,南市率先於今天展開「言論自由日」系列活動,賴清德在活動前極力推崇鄭南榕播下之「台獨主張種子」,將會繼續開出更加燦爛的花朵,「不會只有太陽花與反課綱」;而高雄將於明在美麗島捷運站內人權學堂,播放《自由時代-鄭南榕1947-1989與他的時代》紀錄片、特邀陳婉真舉辦映後座談。至於台中市府則將明天殉道日訂為「言論自由日」,屆時在台中文學館辦「言論自由日紀念會」,另還有「那些年我們偷看的雜誌~黨外雜誌展」,並放映鄭南榕紀錄片;而北市則早於去年底便由柯P宣布殉道日為「言論自由日」,宜蘭縣府的紀念活動,在上月底於五結鄉中興文創園區設置全國首座「南榕廣場」,因鄭父來自福建,日治時期遷至宜蘭居住,曾在中興紙廠福利社開理髮廳維生,如今紙廠轉型為文創園區,此處對鄭家而言自是甚具意義,故想藉由「南榕廣場」以傳達其力倡之理念,堪稱格外具有「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精神意涵。 回顧鄭南榕殉道前後所辦的十八本週刊,在五年八個月期間所發行的三百零二期《自由時代》系列中,他曾於出版第四百期發表「四年辛苦不尋常」感言,自陳「第一個在雜誌上明確而具體的提出台灣獨立的主張」「直到愛與公義在這塊土地實現」,因為他洞矚「從全體台灣人民的利益來考慮,『中國問題』是台灣變局及前途的一大關鍵,絕不能成為國民黨『保守派』與中共政權私相接受的犧牲品,更不是國民黨光靠『維持現狀』就能解決的事情」「維持現狀,是國民黨最大的利,對台灣人民而言,卻是一條走不通、永遠活在中國政權與國民黨統治下的死路」,由於他的「先知」,嚴重觸犯到執政當局的禁忌、且還明知故犯在雜誌被查禁後還「輪番上陣」,遂成為國民黨鎖定為「正難容」之對象,埋下他求仁得仁的宿命。 個人與鄭南榕結識很早,當時由掛名《自由時代》「總監」李敖延介,初識時覺其異常木訥,是屬於身體力行的行動派,但看他的卡片所寫觀點或隨筆,卻又儼然挺像哲學系的「思想家」;尤其是「有道德感的生意人,就是政治家 !」之資料卡上所載,居然打算「以高清愿為封面人物」來企劃,這可真令人眼睛一亮 ! 只因高老闆是商賈而非政治人物,但鄭南榕卻獨具慧眼認定其為「有道德感就是政治家 ! 」如今,「統一集團」高清愿剛辭世不久,這位「台南幫」的布店小童工,後來成為統一創辦人,生平秉持的經營理念就是要「有道德感」,但這數年年不見蹤影,原因是三年前動過坐骨神經手術,後來卸任董事長職務還透過發言人表示「安心、放心地交出責任,快樂地當一名董事」,上月終告不敵病魔辭世,後人選在自宅舉辦告別式,低調到一反商界常態全未公開,發葬火化,過程全無任何政商人物出現,使不少統一集團老臣聞訊難以置信,咸稱「怎會低調成這樣子」,痛心高老闆出殯時的最後一程,後事竟是如此草草了事。 他與鄭南榕的身後相較,真難想像會懸殊至此 ! 回想他在「有道德感的生意人」資料卡打算「以高清愿為封面人物」,顯示生前兩人惺惺相惜;孰料,往生後際遇竟如此天壤之別,雖然鄭南榕在國民黨統治下是被「正難容」,但與高清愿一比,深信會含笑九泉吧? 南榕啊~ 魂兮歸來!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