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司法改革知易行難

司法改革知易行難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鄭勝助   
2016/04/22, Friday
今年的大選,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綠營見台灣經濟情勢日漸衰敗,亟待振興,而以之作為最主要的競選訴求外,另以「追討黨產」、「司法改革」兩個相當亮眼的主張,發揮了震撼彈的催票效果,蔡主席果然把頑強的國民黨打趴在地,可見上述訴求的正確、簡潔有力。 贏得總統大選,誠然只能高興一天就好。針對「追討黨產」、「司法改革」的主軸問題,已到應予規劃、執行的時候。認真思量後,發覺它們其實說來容易,要付諸執行,不但不易,反覺得困難重重,讓人真正體會到知易行難的困難。 談司法改革,首先針對的問題是,改革的對象是什麼?它的積弊有哪些?改革的方法及步驟應有哪些內容?最後的問題是,由誰來主導其事?。 依據國立中正大學於今年二月間發表的民意調查報告顯示:78%的民眾不滿意政府防制貪瀆案件作為,76.5%不滿意檢察官辦案的公正性,更有84.6%民眾不相信法官處理案件具有公平、公正性。這麼不受信任的司法,正彰顯了台灣政治的腐敗及人民的痛苦。好在台灣人有權選總統,否則,不早已爆發武力革命才怪。 司法位居國家三大主權之一,其重要性不言可喻。司法的失衡,起因於中國人無識於行政為大的傳統之危害,加上法律人的甘於墮落,乃自招罵名。司法的無力,最易助長專制、集權惡勢力,以致政治不能清明;而司法人員的自甘墮落,則易造成賄賂橫行,正義、公平淪喪,百姓只得陷在「黑天暗地」中過活,過去七十年,台灣人民便在國民黨的淫威下苟且偷生。 以我這個執業四十多年的律師所見,今日司法的可議之處包括: 一、 司法官的敬業精神不夠且不知自重,所以種種敗行,失格之事,他們均敢以身試法;而對其本份的工作,則多有虛應故事、馬虎應卯,讓人對法院的判決頗有草率之感。 二、 偏執的意識形態驅使其偏好特定黨派而甘作政爭的棋子,致公然踐踏他們職責上最應守護的公平正義而不知羞愧。 三、 除了總統、監察院之外,天下就他們最大。所以起訴與否、判輸判贏,任由他們隨心所欲為之,哪怕是橫柴入灶、前後矛盾、無中生有,他們中沒有不敢衝撞之人。總統之尊也許不敢公然操控司法,而監察委員或因學驗不足,很少指謫司法官的不是,在如此無人制衡的海闊天空中,他們目空一切,要怎麼判就怎麼判,最是要不得。 面對以上所述的主要司法弊病,結構及制度上的改造、人員的淘汰,尤其應有如何對他們制衡的機制,均是改革要面對的問題,單就淘汰一事而言,淘汰誰,標準為何,誰來決定,均是問題。整個改革工作,由誰主導?法務部、特偵組、行政或民事法院、特別委員會,人言人殊,難有定論。所以說改革容易,如何進行,顯然非易。四年任期,一晃就過,若不幸應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這句話,689萬支持者將會大失所望,柯P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前一個   下一個 >